※OOC
※親愛的我把芥川變小了!

 

 

 

 

 

位於地下空間的酒吧基本上沒有太多人潮,僅是熟門熟路的常客三三兩兩光顧,也使狹小空間顯擠。

結束一天工作的坂口安吾推開店門時,簡直不知道該怎麼吐槽。太宰治這個人,平常就滿是槽點,也只有織田作之助這個不知吐槽為何物的男人才能與太宰如此般和樂融融對談。

但他是坂口安吾,黑幫情報員,太宰治友人。

太宰治算什麼?槽點又算什麼?

於是他拎著公事包面無表情的上前加入了友人的對話。

「這個年紀的孩子真是傷腦筋啊,光把小蛋包飯吃完就打飽嗝了。後來我閒的發慌,就上網找照顧小孩的建議,『四、五歲孩子不知道什麼是對錯,所以需要用懲罰來讓他瞭解』這不就跟平常一樣了嗎?」

「那群小鬼裡面有食量大也有特別小的,因人而異吧。不過我覺得不用特別言說,他們也會透過眼睛觀察學習大人的行為。」

「這正是問題所在啊,織田作先生。讓一個幼兒學習太宰的行為實在無論如何都稱不上是善舉呢。」

「呀、安吾。」

兩人皆向他舉起酒杯。

「那麼太宰,這是你的私生子嗎?」

身形嬌小的芥川坐在太宰左邊位置的桌上。黑黝黝的眼睛在坂口出現以後便將注意從太宰與織田作轉移到他身上。坂口向芥川揮揮手。

「怎麼可能。自殺主義者承諾的方式可不是產下後代而是殉情呦。」

「真是花開即謝的戀愛。」他坐在了織田作身旁,將沉甸甸的公事包放上吧台。老闆很快的替他送上常喝的酒。

「這不就正代表愛與生命擁有同等甚至超越的價值嗎?」太宰繼續用讓人跟不上步調的語氣接著道:「來、芥川,今天教過你的,叫安吾叔叔。」他表情明亮的對芥川與坂口來回比劃。

「噠宰先生。」聲如蚊蚋。

「喂、他根本叫的不對啊。」即使如此還是聽到了的坂口。

「其實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只會叫我的名字呢。」

明知如此還故意提出問候要求,更顯出這人惡劣的惡作劇心態。

 

太宰將來龍去脈簡單的交代了一遍。

「真是毀人一生的異能力。」這是坂口的心得,「但是關於異能力的話有幾個問題啊,在那之前太宰你的酒……」

「嗯?啊、芥川這個不可以。」才沒有注意到就差點讓兒童沾染大人的習俗了。太宰將老闆準備的果汁放到芥川手中。

不知道是不是下午太宰的承諾起到效果,芥川開始不再掩飾咳嗽聲與好奇心。

看著太宰將威士忌搶救回來以後,坂口接著說:

「如果找不到能力者那身體是永遠停滯在這個階段嗎,否定第一點的可能,假如說靠著這份能力是不是就可以成為某種長生不老的手段呢。不管怎麼說,居然連你的人間失格都沒有效,光是這點就夠令人吃驚了。」

「我可是很挫敗呀。」

「然後呢?」他想太宰應該不止單純來向他們訴苦才對。

「啊、啊啊……對了、對了,還想問問你們要帶孩子出門的話,去哪裡會比較好。」

「……」

「遊樂園吧。」有過撫養經驗卻沒有郊遊實戰的織田作只能回想店鋪樓上的小惡魔們說過的話。

那個太宰治?帶著小孩子上遊樂園?坂口安吾嘴角有些抽蓄。

「真是好主意!不愧是織田作。」

「等等,能力者還沒有被找出來,現在帶著他到公共場所未免太沒戒心了吧。」

「說的也是。」

「芥川,明天要去遊樂園哦,開不開心啊?」
過了數秒青年轉過頭,對坂口與織田作問道:
「他為什麼一點反應都沒有呢?」

「……誰知道啊,是你的部下吧。」

 

 

 

 

 

 

創作者介紹

柏拉圖式戀愛

B2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