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人稱注意

※拙劣地模仿竹林中文體

※讓我說個一百次都會是太芥

※然而兩人都沒有出現過

 

 

 

 

 

 

 

 

 

 

 

尾崎紅葉的敘述:



我第一次見著那孩子時,他的個頭和中也差不多大。

和大喇喇的中也不同,那小子呦、奇怪的很。明明是十來歲的孩子,一頭深栗色的捲髮卻像一夜之間白了頭,再用廉價染劑粗暴的染回深色。最令人看不過的,則是那雙無底洞一樣的眼睛。

沒有光明。其中沒有半點光啊。

鷗外大人不知是從何處撿了這樣一位孩子回來。

從小開始,太宰的身上便時常出現傷痕。開始,我以為是鷗外大人的嚴苛——那位大人畢竟只喜歡幼女呀——,後來,當包紮的痕跡隨著攀升的地位逐漸增加,我也知道了傷痕的理由。

和黑幫裡的其他人不同,太宰他……彷彿向死而生。

他呢,是個很聰明的孩子,同時也有著凌駕他人之上成為黑手黨的資質與冷酷,比起來,小時候的中也還會怕傷害兔子呢。(掩著嘴低低的笑)

哎呀、不小心偏題了。十分抱歉。

那時候,不論是我,還是鷗外大人,都相信太宰會成長為比任何人都要出色的黑幫,成為港口黑手黨的支柱。那小子也沒有辜負我們的期待,就連鷗外大人都對他信賴有加。

然而說起來,我卻始終難如疼愛中也一樣,對太宰親近。自從他以前擅自拿走我的和服帶子企圖自殺未遂後更是……

然而為何如此呢?在當時,連我自己都弄不明白呀。

當上幹部之後的太宰沒有變。即使中也再怎麼跳腳不服氣,在我看來,太宰的眼眸啊、那是什麼顏色來著?茶色?琥珀色?我怎麼看都是墨水的顏色。那漆黑的眼裡一點喜悅也沒有,嘴角的笑容與眼角的皺紋分明是誆騙世人用的。

在那次的祝賀宴會上,我忍不住叫住那孩子。

紅葉大姊,有什麼事嗎?

真是奇怪,這張讓多少女人哭泣的臉,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學會裝模作樣了?

太宰呀,真是恭喜你了。如果有什麼需要,不用顧慮中也,盡管來找我便是。

我簡單的道賀了一番,順便代替中也那張硬梆梆的嘴說出點可愛的話來。

謝謝紅葉大姊。

至此,往後,要說還有什麼是令我感到意外的,那大概便是太宰成為幹部的當天,就從貧民窟帶回了一個孩子納為部下,以及不久的將來背叛了組織吧。



樋口一葉的敘述:



我從不瞭解芥川前輩的過去。

那是即使被譏諷為丑角,我也想知道的事情。

因為重新勸回太宰治的任務需要,我碰巧從太宰治的檔案中得知芥川前輩以前是那個男人的部下。我感到一陣驚訝。不止是因為他曾擔任過芥川前輩的老師,那個嘻皮笑臉的輕浮男人過去的履歷,大概是我這輩子都做不到的暴虐。

如果說我是最不適合做黑手黨的人,那麼他肯定就是最適合被稱為黑手黨的人了吧。

這樣的一個人,和芥川前輩之間是如何成為那樣的關係的呢?檔案上並沒有詳加記錄。

直到我一直逼問銀,好不容易才從她口中知道了一點關於芥川前輩以前的事情。(有點不好意思)

現在已經幾乎不會有人提起了吧,所以我才一直沒有聽說,原來芥川前輩是貧民窟出生,以及前輩是被太宰治撿回黑手黨的事。

我想起前輩平時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自從捕捉人虎任務失敗後,前輩更是幾乎不和別人做非必要的交談,就連銀都只能得到最簡短的回應。

問題很明顯。

我瞞著芥川前輩和其他人偷偷跟蹤了太宰治。

我發現他真是個非常奇怪的人。白天出門以後並不是在執行工作的樣子。小小的偵探社果然沒有什麼客人。他到處閒晃打轉,欠下賒帳,經過每條河都要停下來看看,有時候發現河面有垃圾,還會馬上離開。根據我拿到的檔案,太宰治有嚴重的自殺傾向。我不知道連自殺都要這樣挑三揀四。

最後我跟蹤失敗,原因是黃昏的時候太宰治真的從一條河岸邊朝水裡一頭栽進去。我是絕對不會像救前輩一樣去救這個人的,偵探社的人消失對我們來說再好不過。

隔天下班回家,我在遇見前輩的那條路上又看見那個男人若無其事在搭訕花店店員。果然這個男人是不死之身吧。

到最後我還是一無所獲。

芥川前輩到底看中這個男人的什麼地方?

暴虐?手段?

不是只有這樣的吧,不應該僅僅如此而已。不知道為什麼我拗執的認為。也許是我心底有一塊地方正在作痛,喊著「我不甘心」。



中原中也的敘述:



我不想談太宰那個渾蛋。

老實說他從組織消失的當天晚上,我就開了一瓶八九年的柏圖斯慶祝。同天我的車被裝上了炸彈,不知道是哪個拙劣的暗殺者。後來才知道是太宰,混帳!

我和他呢,雖然被稱作雙黑,但感情差的恨不得對方永遠別再出現。最討厭的是從前搭檔的日子培養出來的默契,雖然很不甘心,但的確沒有第二個人能像太宰與我搭檔。

他失聯的兩個星期後,由上頭命令下來,將幹部的位置懸空。我不明白首領在想什麼,紀念曾經歷屆最年輕幹部?可笑、現在也不過就是個叛徒罷了。

命令發布後過了幾天,首領召集了包括我在內的幾個人。

房間裡的愛麗絲還在吵鬧。首領提起死青鯖的態度就像他從來沒有離開過,紅葉大姊站在一旁則是深表遺憾。那個時候……芥川也在那個房間裡。為了彌補最年輕幹部的消失,首領似乎是有意提拔年輕的部下。我想包括我在內,那個時候芥川也在的原因就是這樣吧。

芥川是太宰的部下,也是他頭一次主動將某人帶在身邊,這是組織裡都知道的事。有關於青鯖的部下或學生什麼的我沒有興趣瞭解,只是在太宰離開兩個禮拜後看到他,我不免想到一件很奇怪的事。

對於太宰的叛離,所有人都表態過了,唯獨芥川沒有。

太宰對部下的教育很嚴苛的事情我知道,有幾次我也親眼看過。也許那傢伙的消失對芥川來說是件喜訊也說不定,就像我一樣,深受太宰荼毒的人可不少。哼。

混蛋青鯖的徒弟和他完全不像,沒有噁心的嘻皮笑臉、三寸不爛之舌,無論首領說什麼他都只答一句是。像人偶一樣。我偷偷覷了眼紅葉大姊,她也在看芥川。在太宰不見之前我們都沒有關注過這個少年。

首領的話很多,愛麗絲時不時又會插嘴,整體進度延後不少。我從思考這個人到只看他的外表。瘦弱又蒼白,偶爾還會發出經過壓抑的咳嗽聲。聽說他是攻守兼程的異能者,我倒是有點懷疑他的近戰能力。太宰的格鬥術在組織裡並不特別卓越,教出來的徒弟更加薄弱的樣子。我當時有點失望。

盯久了人家也不太好。正要移開視線的時候,一處細小不諧調的地方,讓我停止動作。

我幾乎是用瞪著的方式觀察芥川的黑色風衣,找起剛才被我忽略的點。

看了很久,我發現,黑色外套上有一大片非常不顯眼的污漬。

實在不能分辨那是什麼,看起來也已經乾涸了很久。

也許是去哪兒沾到沒來得及清理吧。在那個奇怪的部位、也許……

收回視線,首領剛好點名到我。




銀的敘述:



我第一次見到太宰先生,是在夥伴都被非法者殺掉的那天。

貧民窟那個地方,再多條命都不夠。只要沒有錢,沒有社會地位,就算是成年人也會活的像條下水道野狗一樣,更遑論我和我的夥伴們當時都還只是生存能力低下的小孩子。平時我們撿拾人家不要的垃圾,偷竊大人的有價值品——大部分是錢包、廉價飾品——失敗就要有被毆打致死的準備。落單的我們是任何人的出氣筒,所以我們總是盡量團體行動。

彷彿汙水溝的垃圾世界,哥哥是我唯一的支柱。「沒有心的芥川」、「不具備感情的孩子」——這是大人和夥伴給哥哥起的外號。即使到現在,我仍然不認為哥哥是不正常的,貧民窟是這個世界不正常的地方,既然如此孕育出這樣的我和哥哥,才是正常的不是嗎?

太宰先生究竟是在怎樣的黑暗中出生的。每當想起這句話,我就會訝異於自己居然這麼想過。但是當見到太宰先生的瞬間,我就突然湧起了一種想要不停哭泣的衝動。到底是夥伴們的死亡直到看見哥哥平安無事以後才終於從壓抑中釋放,還是哥哥哭紅發腫的雙眼引起了未知的共鳴,我不知道。

跟在哥哥身後一起來到躲藏地點的太宰先生用忽視一切的神情對我問候。哥哥給我簡單解釋了處境,要我一起走。我二話不說點點頭。

後來太宰先生和他的手下幫著我們安葬了死掉的同伴。那是遠離貧民窟與市區,一個安靜的小山坡。

我和哥哥手捧著太宰先生準備的白色花束,向同伴做了簡短的告別。太宰先生始終不發一語但面帶微笑的與我們保持一小段距離。

我其實並不清楚哥哥和太宰先生在那幾個小時發生的事。我們很快被帶到港口黑手黨的根據地。

可以吃飽的食物、沒有破洞的衣服還有熱水澡在短短的時間內佔據我的思考,而哥哥維持著一貫面無表情。我們度過了難以想像安穩舒適的一個月。

一個月過後,某天早上,醒來時哥哥已經不見了。我詢問被稱為我今後指導者的人,他說哥哥去見太宰先生了。由於哥哥先前並未向我介紹過,所以當時我並不知道他們口中的太宰先生,就是那天晚上那個不可思議的青年。

大約到了黃昏,哥哥拖著傷痕累累的身體回來了。

有關於哥哥和太宰先生之間不論是怎樣多奇怪的關係,我想我是連多置喙一句的資格都沒有。

問我恨過太宰先生那樣殘酷的對待哥哥嗎?答案是肯定的。從那天開始,哥哥的身體就沒有一處是完好的。

直到現在我也不敢斷言,遇見太宰先生,到底是哥哥的幸還是不幸。

 

 

 

 

 

創作者介紹

柏拉圖式戀愛

B2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