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2015-多妮妲生日企劃-Queen's Birthday Party】企劃中的「萬國」衍生長篇。
---

 

 

 

 

 

 

根據男子的說法,多妮妲下榻的酒店距離基輔車站其實並不遠,只有十分鐘左右的路程——這些多妮妲都曉得,關鍵在於,她不會說俄文。俄羅斯,俄羅斯,這塊土地就像是要和歐洲諸國蠻著幹一樣,流利的英語在這裡幾乎派不上用場,標示、路牌、警告語也通通都是俄文,完全不給英語面子。

實話說,光是她能找到伏努科沃機場快線一路直達基輔車站,已經很不容易了。

離開宛如美術館般的基輔車站,一踏出車站大門,迎面撲來的冷風與冰雪立即讓多妮妲感到眼睛與鼻子都要喪失知覺。

怎麼可以這麼冷!

她騰出一隻手——另一隻手小心的抱著破掉的皮布包——摀住口鼻,呼出的氣體化成白霧從指縫間溢散。

「越晚會更冷。」男子的眼裡有催促的意思,他的耳朵也凍得發紅。

多妮妲點點頭。他們快步繞過了歐洲廣場及停歇的噴泉。

即使冷冽的連牙齒都在發抖,多妮妲仍是不停轉頭頭部,像一位襯職的外地遊客一樣,雖然風雪遮蔽了不少視線,但異地風情的街景,以及遠處聳立的模糊高樓都讓她興奮得多吸了兩口冰冷空氣。

「如果沒有下雪的話,應該會有很多人吧。」她仍是有些惋惜的望著整條孤零零的冷清街道,上面只有他們兩個。

「想看這條街熱鬧的樣子,就不該選在這個月份來。」

多妮妲搖了搖頭。

「現在就是這個國家最漂亮的時候。」所以她非得在這個季節來。

男子似乎愣住了,只有一瞬間,短得多妮妲沒有發覺。

「奇怪的女人。」他收回擺在多妮妲臉蛋的視線,平淡的說:「到了。」

 

明亮的黃光從高雅的建築內透出,在朦朧的雪夜裡顯得格外溫暖。

那是一間並不特別華麗的酒店,門口穿著西裝的接待人員是一位上了年紀的男人,多妮妲看著男子與男人站在暗紅色地毯上寒暄,西裝男人似乎很高興的樣子,嘴角的皺紋又深了幾分。隨後在古魯瓦爾多的帶領下,他們一起走進了酒店。

櫃檯是一名美麗的俄羅斯女子,她不像門口的男人,專業且公式化的微笑著與男子進行應答。

結束後,他連同房間鑰匙卡與簽證一併放到她手中。

「謝謝。」她接過手,看到他緊接著就要轉身離開,忍不住叫住他:「你要去哪裡?」外面的風雪可還沒有消停。

「借用酒店的電腦。」男子並不打算坐以待斃。

「你不打電話嗎?」那勢必會更快。

「沒有錢。」

「……」她差點忘記他們的因緣際會是為了什麼,「我借你吧。」反正就算是國際電話,也要不了五十盧布的。

「妳借我?」男子神情有點鬆動,脫離了一路走來的淡漠。

「還有在這裡住一晚吧。」男子對她的幫助似乎給了她不少好感,一反基輔車站時的冷漠距離,她主動提議。也許是同是天涯淪落人,多妮妲也想同病相憐一番。

「也好。」男子沒有與她客氣的推託,衡量利害後很快就同意了這項決定。

在大廳等待臨時辦理入住手續時,他先離開去打了通電話,很快又回來,電話沒有占去他太久的時間。

回來以後,還是沒輪到他,他坐到多妮妲旁邊的單人沙發,兩個人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

「妳不必打電話報平安嗎?」

「等明天早上,現在他們都睡了。」看來她記掛著時間。「倒是你好像不怎麼著急的樣子?」

他以令人難以想像的閒事態度,用「我需要著急嗎?」的表情對著多妮妲。

「妳沒有報警?」他說,針對失竊一事。

「這裡的警察根本派不上用場,尤其知道你簽證不見的話,還會狠狠的勒索你一頓。」她是講給男子聽的。

「我知道。」他露出微笑,像是想到了什麼很有趣的事,「不需要太擔心,莫斯科警察比較喜歡亞洲面孔。」

「還是有機率遇到的,就像我看過的書裡……」

「書?」

「嗯,這本是我最喜歡的,和俄羅斯有關。」

「妳相信那種別人寫出來的東西,能有幾分真實性?」在多妮妲正要拿出斜背包裡一直被護的周全的書本之前,男子說道。

她停下動作。

「至少我在今天來到這裡以後,親眼確認了莫斯科的確是一座冰冷、複雜的美麗地方。」

「然後被扒竊?」

男子平鋪直述的話語讓多妮妲以為他想找人吵一架,但那張僅陳述事實的臉壓下了她的情緒。

「那你呢?你來俄羅斯做什麼。」她問起她好奇的另一件事。

「紀念。」男子的回答很簡短,不明所以。

「紀念什麼?」多妮妲不死心的詢問。

男子偏頭看了她一眼。

「書裡有告訴妳,凡事不要刨根問底嗎?」

「沒有。不能告訴我嗎?」

「倒是無所謂。」男子換了個姿勢,接著道:「這裡是我第一次單獨到過的外國城市,就這樣。」

「你說紀念……是每年都會來這裡一次的意思嗎?」

「不是。是最後一次。」

「為什麼?」這裡這麼漂亮,雖然有該死的扒手……但有紅場、克林姆林宮、聖彼得堡、西伯利亞鐵路與貝加爾湖……她簡直無法相信有個人可以在這一生之內逛膩俄羅斯。除了俄羅斯人。

「不為什麼。輪到我了。」男子離開了等候區。

再回來時,手裡已經多了一張鑰匙卡。

多妮妲以為他會來向她道謝,卻沒想到是一個邀請:

「明天要一起走走嗎?」

「可以嗎?」多妮妲詫異的問:「你不去紀念什麼?」

「我在這就是種紀念。」

所以——去嗎?他的眼神這麼詢問。

 

 

 

 

 

 

 

 

 

 

 

 

創作者介紹

柏拉圖式戀愛

B2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