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2015-多妮妲生日企劃-Queen's Birthday Party】企劃中的「萬國」衍生長篇。

---

 

 

 

 

 

 

 

 

 

 

 

 

 

「我很冷。」

她說。背後是一整場西伯利亞大雪,寒風凜冽,白色的細雪在夜空中漫天飛舞,降在紅場灰色的石磚上;頭頂著聖彼得堡與冬宮,十月革命和他的英雄一口一口的灌下伏特加酒,瞪著大大的藍眼睛。

看看她,再看向他。



當一個俄羅斯人手裡拎著一瓶已開封的伏特加時,無庸置疑他會怎麼處理手上的壞東西,也許是大膽的嘴對瓶口豪飲,也許是一個接著一個玻璃杯的含蓄分裝。

而多妮妲則選擇了一小口、一小口的嘴對瓶啜飲。

她坐在莫斯科人潮熙攘的地下鐵休息椅上。紅噗噗的臉頰,金髮藍眼,厚厚的領口披著短巾,在鎖骨的位置打了一個有些鬆散的結,紅色雙排鈕扣大衣、毛茸茸的白色雪帽和紅色雪靴衣一起溫暖著她,使她看起來就像是俄羅斯娃娃一樣精緻、繁複。

多妮妲的五官很細緻,面無表情的時候像一具精雕細琢的仿人偶,這使得對她頻頻回眸的男性驚艷不已,多的是欣賞成分,而這恐怕也是她之所以坐在地鐵面臨危機的原因吧。

她瞪著淡粉色印花的斜背皮布包,接近底座的側面有一道巴掌長的割痕,書角和化妝包從裡面探出頭。

很遺憾的,她的財產就是從那道破口給小偷竊走,發現的時候已經是她的終點站了。

現在她身上比較有價值的東西就剩下口袋裡的二張一千盧布、一小瓶伏特加,一盒買酒贈送的巧克力,一些證件以及一本書——別提行李,它們理所當然的一起從她腳邊溜走了。

於是她開始喝伏特加。

 

等多妮妲意識到這片陰影非自然的時候,那名高瘦的男子顯然已經站在她面前好一段時間了。

他開口吐出一個句子,聲音輕冷,多妮妲愣了下,隨即搖搖頭表示她不懂俄文,隨即他又開口問了一句話,這次是標標準準的英語:

「全都被偷了嗎?」

即使男子的話語裡可能並不包含任何嘲笑的意味,多妮妲仍是為這句筆直的話感到一陣難堪。誰教它是那麼正確地道出了真相。

她低下頭,微醺的醉意和行李不見的沮喪似乎抽走了她的生氣,情緒低落的她並不想回答。

這點動作看在男子的眼中,就是一個不言而明的答案。

他在她旁邊坐了下來。

「我也是。」過了一會,他說道。

多妮妲轉頭望向他,一對漂亮的紫色眼睛眨了眨,嘴唇輕啟:

「該死的扒手。」

男子微微笑了,他回望多妮妲,一個字一個字說:

「該死的扒手。」

 

在分享了濃烈的伏特加與甜膩的巧克力後,他們算是對彼此的情況有了大概的了解。

多妮妲有身分證明文件,事先訂好的飯店,更棒的是已經先付了錢,除此之外她連張信用卡也沒有。

男子的處境比較糟一些,渾身上下只有穿戴在身上的衣物,其餘的衣服、筆記型電腦都遠在九公里的飯店房間,沒有錢、沒有信用卡、沒有簽證、護照,但是他有一口流利的俄語,也看得懂俄文——這點在他嫌棄多妮妲的巧克力製造商時表現出來。

「走回去?」

男子給了多妮妲很明顯的冷淡眼神。

其實他只需要一台有網路的電腦,奈何這個時間圖書館已經閉館,而外頭正下著質量驚人的風雪,他肯定多妮妲並不知道。

「我剛到這裡的時候還沒下……」把回答告訴多妮妲後,她這麼說。

至於途中迷路在這錯綜複雜的地下王國幾次,本人是堅決守密的。

男子呼出淺淺的一口氣。

「很晚了,先去妳的酒店吧。」至少不必露宿街頭。

「你知道怎麼走?可是外面……」

不等多妮妲說完,男子已經站起身了。

「那是我第一次來住過的地方。」他說,好似對這個冰雪國度駕輕就熟。

 

 

 

 

 

 

 

 

創作者介紹

柏拉圖式戀愛

B2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