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下山後徒步行至最近的村落,添購飲水食糧,期間百里屠蘇停在村落入口,回頭看了眼天墉城方向,崴嵬山峻看來遙不可及。

「師弟?」陵越回頭一望,見百里屠蘇佇立不動。

百里屠蘇對著疑惑的兩人搖搖頭,又抬起臉看望清朗的天空,視野中,一團黑影速速掠過,似是過了頭又再折返,最後準確的降落在百里屠蘇的左肩上。

「呀、這是……是……一隻鷹嗎?師兄。」芙蕖驚呼一聲,一開始有些興奮最在擬認百里屠蘇肩上禽類品種時大為猶豫。

百里屠蘇點頭,伸手觸了觸羽翅。

「我在後山練劍時恰巧碰見牠負傷在地,便救了牠。」只是最近的事,從撿回玄古居至傷初癒那幾日,還未能自己捕食,加上百里屠蘇認定養傷要多吃些肉,故不知不覺養胖了些,這幾日才開始讓牠自己捕獵。

由於從未聽聞天墉城中有養過動物的前例,百里屠蘇與牠一見如故,實在是喜歡了緊這隻海東青,又怕師尊聽聞後會下令要將牠放生,故從未報予他人知曉。

「牠的羽毛好漂亮呀!」芙蕖湊近些,想摸卻又不敢碰,一副渴望模樣。

「……師兄,這一路上,可否帶著牠?」百里屠蘇略微緊張的詢問,深怕陵越說個不字。問題落下,芙蕖也看向陵越。

「可取了名字?」

百里屠蘇愣了下,隨即答道:「阿翔。」

「海青生性野猛,蒙你所救又如此親近,也是種緣份。」留牠一路作伴,想必本險鬱的旅途,師弟也會開心些……思及下山之前,涵素掌門同自己說過的話,陵越心中不免籠罩上一層陰影。

「多謝師兄。」

見陵越答應,芙蕖不禁面露喜色,而主人雖然還頂張目無表情,想必也是心下歡喜。

「只是……」陵越略有遲疑,「鷹隼,最俊海東青,餵養……以後還是節制些好。」

「……」

阿翔利爪蹭了蹭肩肉,不太高興的叫了聲。

 

白日視線較為清楚,三人抓緊時間御劍飛行了一段距離,後改以徒步行於山野林間,不知不覺天色也暗了下來,估量天黑後難以行動,陵越決定今晚先紮營於此。

地點選定後,百里屠蘇與芙蕖皆拾了些樹枝,回來時陵越自動地的接過乾柴準備生火。

不過一刻鐘,一縷細小白煙便從木枝下裊裊升起。

過了一刻鐘,白煙仍自在悠閒。

又過了一刻鐘,陵越手下已經連點煙尾巴都不見。

「……師兄,讓我來吧。」實在是看不下去。

「……有勞師弟。」

師兄妹三人都在崑崙長大,百里屠蘇亦也是從未碰過這鑽木取火的活,但似乎天賦異凜,不一會火苗冒出了頭,很快便長到足以三人圍著取暖的程度。

 

 

 

 

 

 

 

 

 

 

創作者介紹

柏拉圖式戀愛

B2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