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g 御供玄矢

 

 

 

 

 

 

 

 

 

 

 

 

 

 

 

 

 

 

 

帝都郊外,夜晚樹林裡,一陣喧囂騷動,林鳥紛紛振翅遠飛,在隊伍中落後的最後一隻麻鷺下方有一簇細小的黑影窮追不捨,眼看就要被捉住尾端的瞬間刀光一閃——脫離險境的麻鷺順利的與同伴會合,飛離這片是非之地。

而樹林間的騷鬧仍在持續上演,兩名厄除青年四周被數目眾多的魑魅魍魎包圍。他們背靠背,手中的刀刃無止的揮砍,斥退一波又一波襲擊的精怪。

夜久瑠與御供玄矢的搭檔不算陌生,兩人曾有過幾次共同任務經驗,有時候是在比較特殊需要的場合,例如現在這種——機關接受帝都郊外村民求助,清理近日被妖物佔據的山林往帝都唯一道路——清理數目雖多但大部分弱小的魑魅魍魎。

這對兩人就體質而言可說是再適任不過。

 

「御供。」在暫時喘息的時間裡,夜久瑠冷不防的說:「原本想等這次清掃結束再向你提起,不過看樣子回去要是深夜了。」

「……」

在搭檔過幾次,還算是知道對方沉默性格的他接著說道。

「這是我的不情之請,希望鈴蘭可以答應這份請託。」揮刀砍向正前方魔物的臉,他沒有停頓隨即用刀鞘擊向身後,被鐵製刀鞘打個正著的精怪像妖肉炸彈一樣砸進群怪裡。

鈴蘭珈啡店,那是有和御供玄矢共事、或者在帝都生活過幾乎都會知道的一間洋食供應館,是御供玄矢的家人開設的店。夜久瑠本身當然也有光顧過。

「請說。」

御供玄矢這邊也是片刻不得閒,他一腳踩上對方的臉,藉著施力點一躍閃避後續襲擊,落下的著陸點恰好是群妖的正後方,不及回返的精怪被計算好距離的御供玄矢殺的片甲不留。

「自從上次光顧過鈴蘭,我便想……」

夜久瑠開始娓娓道來。

御供玄矢只是一直面無表情的聽著,並重複手下斬除的動作。

「……我知道有些強人所難。」夜久瑠猛然伸進泥土裡的手抓出了一條試圖躲進地下的精怪:「但是我找不到能做這件事的其他人選,也只能拜託鈴蘭……」

話到至此,御供玄矢也明白了。

「我會轉達他們。」意思也是,他不能擅自決定。

御供玄矢頭也不回閃掉襲來的利爪,躲避瞬間刀柄也擊碎妖物的下顎,另一邊死角,卻是一隻矮胖的人型魔物張嘴就要將御供玄矢吞入下腹,他抬起手臂正要防禦,夜久瑠的手則更快搶在魔物之前先扼住對方脖子。

「十分感謝。」他臉上掛著笑容,使勁將魔物甩向其他同伴,砸中兩隻怪物滾做一團。而夜久瑠的背後,一匹犬狼不知何時站在那靜止不動,後在他回頭的時候剛好倒下——御供玄矢收回染血的日本刀。

這一場山林間的清除差不多要進入尾聲。本來吵吵鬧鬧佈滿精怪尖銳嚎叫的樹林此刻靜悄悄一片,地上到處橫躺精怪屍體,臭液四溢。但兩人並未因此放鬆警戒,眼下暗林格外安靜到有些不尋常的地步,縱使是剛才戰鬥使得林鳥出逃,但生機四蘊的森林豈會有一刻真正無聲無息,顯然這件任務還未結束,而兩人也都知曉。

 

 

嗡嗡嗡嗡嗡——嗚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嗚嗡嗡嗡嗡——

嗡嗡嗡嗡嗡——嗚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嗚嗡嗡嗡嗡——

 

 

果不其然,在短暫的靜謐過去後,四周忽然傳來一陣嗡嗡鳴響,那既不像蟲語也非人類所能發出的聲音,在這片被黑暗籠罩的樹林裡不間歇的迴盪,詭異引人惶恐。

 

「御供,就當作是轉達的一點謝禮,這仗讓我來吧。」

夜久瑠將日本刀收回刀鞘。

而御供玄矢並未回答。

 

 

 

 

 

 

 

 

 

 

 

---

 實情 

創作者介紹

柏拉圖式戀愛

B2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