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日知屋京和 ww

 

 

 

 

 

 

 

後續談話在一陣哭哭啼啼中展開。

「吵死了!」不知道第幾次用刀鞘敲擊面前哭得莫名奇妙的河童,夜久瑠的腰間現在同時掛著曇天與馬場司借給他的騅式刀鞘。

在闖入瞬間先下手為強的夜久瑠完全沒有預料到,被刀架著脖子的河童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反擊也不是求饒,而是嚎啕大哭,毫無理由的就是哭。由於實在太過突然和匪夷所思,雖然也不是沒有考慮過是否為欺敵,但看上去實在太沒道理了,於是他就……繼續拿刀架著對方。

「所以呢?你為什麼要襲擊經過墨田川的人,和偷走我的武器?」

「我、我並沒有要襲擊人類的意思……可是人類都見到我就跑。這件事說來話長……你先把、嗚、把刀移開……」

「給我長話短說。」刀刃貼上皮膚。

「我愛上一位女性我想送禮物可是不知道她喜歡什麼所以才偷走別人最重要的東西——」

「……」荒唐。

夜久瑠將騅式收回刀鞘。

「總而言之,代表天皇座下機關十紋向你發出警告,不允許再有任何騷擾人類行為,違者處斬。」騙人的,才沒那麼嚴重。

夜久瑠原以為事件就此告結,卻沒想到河童一頭霧水的接著問:「十紋?是什麼?比小黃瓜好吃嗎?」

沒想到現在還有住在帝都附近,卻仍不知曉十紋的妖怪。

嘖機關都沒在宣傳嘛。

「所謂十紋乃是調解人與妖之紛爭,消滅作亂妖異,以保護人類、守護天皇為目的而成立的特別機關,其行動代理人通稱厄除。」照本宣科。

聽完夜久瑠解釋,河童反應卻像看到一線曙光一樣,用閃閃發亮的眼神看著夜久瑠:

「啊……所以說、能請你幫我一把囉?」

「不能。」

「……這樣的話我該怎麼辦才好?」河童又開始哭泣,「厄除先生……拜託你幫幫我!不然的話、不然的話我就只能繼續找她會喜歡的東西了,可是我又不知道她喜歡什麼……」

隨著河童斷斷續續的哭啼,夜久瑠感覺制服的衣角似乎又開始泛出更多的水。

好煩啊。

放著不管好像會跟回家,制服也會溼透。

嘆了口氣,夜久瑠捏住河童的雙頰。

「把你用在我身上的邪門歪道都撤掉,我陪你去找那位小姐。」



「她真的是一位很可愛、很可愛的女性啊。」走在山林道路間,河童一邊陶醉於戀愛對象,一邊帶領夜久瑠去拜訪祂口中的小姐。

「不管是身高、外貌,還是靦腆的個性,都理想的不能再理想!」

夜久瑠打了個哈欠。說起來這幾天都沒怎麼睡好,解決掉這筆孽緣晚上到鈴蘭吃頓飯就回宿舍睡覺吧,還是去吉原……

「……總而言之啊,等厄除先生看到後自然就會知道了,那是何等的美人啊。」

反正只是隻母河童。說到這個……

「喂、河童,你沒有送過尻子玉嗎?」如果是河童的話,尻子玉才是最珍貴的東西吧。

「連厄除大人都這麼說嗎……」河童做出受不了的表情:「尻子玉、尻子玉的……那種東西明明是人類虛構出來的,河童為什麼非得去挖那種地方的小球不可,很髒耶。真要說的話女性的尻子玉是否存在我倒是很有興趣想要探掘……

……謠言破除。

「閉嘴,算我的錯。那花或黃瓜呢?」他可不清楚河童的審美觀如何。

「哎呀、厄除大人是不是誤會了?我的對像並不是同族人哦。」河童停下腳步:「我們到了,看、就是那位嬌小玲瓏的身影。」

夜久瑠順著河童手指方向望過去,在前方一座小土丘上,有一位人類模樣的長髮小姑娘就站在上頭,她的雙目被一張塗著單只眼睛的紙片給覆蓋,見不到其真面目。

「看那一雙美麗的眼睛。」

喂、妖怪,我只看到一張紙而以。

長髮的小姑娘並沒有注意到兩人,很專心的在處理手上的看來是水壺的東西。在女孩的附近,也堆積了一些數量要比河童洞穴還少一點的人類器具。

「那些該不會都是你送的吧?」這要不是某種雙向情趣,這河童鐵定被人家恨上了。

經常進出吉原,耳濡目染下夜久瑠至少還知道該送女性什麼樣的禮物會較討喜。

「是、可是京和小姐都不中意……」果不其然,河童一臉沮喪的說。

「京和……?」夜久瑠頓了一下。

「是的、多麼惹人憐愛的名字呀!」因瞧見心上人而手舞足蹈的河童沒有注意到夜久瑠停下了腳步,仍自往前呼喊:「喂——京和小姐!」祂興奮的揮揮手,又向前幾步,直到對方向這邊看來仍沒停止過度的喜悅表現。

「京和小姐、京和小姐,我又來看妳了!最近過的好嗎?」

然而對方的反應卻不若河童熱情,站在不遠處土丘上明明看見了兩人卻既不出聲也不回應,這情形連河童也感到疑惑而停下了招呼。

就在夜久瑠開始懷疑對方其實已經被不斷送禮的河童惹惱,在想要怎麼趕人的時候,那個嬌小的身影終於有了反應。

幾乎要刺破耳膜的反應。

「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邊那位是夜久大人嗎?是夜久大人對吧!人家好想你哦找你找了好久--」

夜久瑠與河童皆是一愣。

小女孩繼續滔滔不絕的說,一跳一蹦的來到他們面前,過程中上下起伏的裙襬曝露了女孩絕非人類的證據——一根長長的木柄代替了雙足。

「壞透了壞透了,居然把人家忘在一邊就走,是忘記了嗎,是忘記了對吧?如果不是忘記而是帶成其他女孩子回去那就是壞上加壞,雖然壞壞的男人也不錯但人家絕對不原諒你!……啊,河童先生。」

興奮到一半,終於注意到一旁石化的河童,女孩的表情幾乎在瞬間冷卻。

她向河童鞠了個躬。

「非常抱歉,你擋到夜久大人盯著我看的視線了,可以稍微往那堆垃圾的方向移動一下嗎?」她指著這些時日河童送過來的東西。

啪。夜久瑠輕拍河童的背。






 

創作者介紹

柏拉圖式戀愛

B2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