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馬場司完全說不出話了。全是給氣的。

夜久瑠把機關配給的武器弄丟,這可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草率帶過去的小失誤。

在曇天消失不見的隔天早上,夜久瑠立即就找上馬場司相談商借武器的事情。而現在果不其然收到斥責的視線。

「所以啦,我現在就要去把曇天要回來。」

「要回來?你知道在哪裡?」

「嗯。」自知還是有點理虧,夜久瑠解釋道:「記得墨田川最近的襲擊事件嗎?上次我去探查的時候被弄濕了衣角……」

從那以後,水漬的面積便快速的不斷擴大,到了當夜他在遊廓夜宿時,整身上衣就像被浸泡過水裡一樣,這情形即使換過一套衣服邊角的地方仍會在相同位置出現濕痕。

他更進一步說明有關夢裡的聲音,以及後來在食堂為什麼會突然說出那一番話的理由。除了有點冷以外並沒有其他危害,他想這應該只是某種標記法術,當然是河川裡的傢伙幹的。

而這情況也在曇天不見後隨之消失。

「曇天已經貼了符咒,位置一清二楚。」夜久瑠說。

「就算如此,機關武器很重要,拜託你不要把它當成誘餌。」馬場司仍無法贊同夜久瑠的行為,「那種情形看來,就算不是武器,隨便報上什麼對方都會偷走吧。」

「曇天最快啦。」

「唉……」馬場司解下身上雙刀其中一把名為騅式的日本刀,放到夜久瑠手中。「請保養完後再還給我。」

「十分感謝,馬場大人太帥氣了。」

「……」

 

墨田川上游,今日沒有值勤的夜久瑠循著一張折成飛機形狀的白紙來到這裡。

溪水清徹,沖刷水裡凸起的岩石,地勢起起伏伏多有小型瀑布,岸旁兩側是高聳山壁與大量蕨類植物。

夜久瑠保持在兩者中間,不急不燥的悠走。這裡的岩石都十分濕潤,並且長滿苔蘚,他的步伐緩慢不是沒有理由。

在夜久瑠邊讚嘆這裡的天然美景時,眼前紙飛機停頓了下,後猛然衝入其中最靠左岸邊的小型瀑布,隨即伴隨一陣鐵器聲響與痛呼從瀑布聲裡突兀出來,夜久瑠加快腳下步伐,軍靴踏入水裡濺起一波波水花,幾步跳躍,準確無誤的躍入紙飛機飛入的瀑布裡。

耐過一瞬間沖刷身體的瀑水,濕透的夜久瑠站穩腳步,環望這處天然形成的洞窟。

「這裡就是河童大人的老巢啊。」定睛一看,濕潤的石穴山洞裡堆滿了人類的各種物品,大至廢棄的腳踏車、小到破缺一角的茶杯、受潮的一副花札,儼然是個小型垃圾回收場。

在洞穴的最裡面,被突然飛入的紙飛機嚇到,和剛才鐵器聲一起發出慘叫,倒在鍋杓鐵柄堆裡的正是山洞主人、墨田川棲息者——河童。

在對方來得及從看見他的驚訝與破銅爛鐵堆爬出來之前,他一個箭步上前就將出鞘的日本刀抵上對方的肉脖子:

「幸會,請把我的東西還給我吧,河童大人。」掛著與行為不符的笑容,夜久瑠說。

 

 

 

 

 

 

 

創作者介紹

柏拉圖式戀愛

B2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