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乃企劃 「妖夜綺談 - 宵闇異聞記事」 參與創作

 

 

 

 

 

 

 

 

 

 

 

 

 

 

 

 

劈啪。

 

沾滿塵土的軍靴踏碎一地枯枝爛葉,越入山中薄霧越見深濃,黑髮的青年——夜久瑠撥開半人高的草葉卻揮不散濃霧,不清不楚的前路每一腳步都埋藏著危險,彷彿下一秒,就會有潛伏霧水的妖怪探頭張牙舞爪。

這樣的工作效率,自然是低微的。

「這種時節搞什麼神隱……」山中薄冷的空氣令他的手臂泛起了一層雞婆疙瘩。

從上午搜索至今,午時已過三旬,範圍如此遼闊的山林縱使十紋部份動員搜尋,一時半刻也是得不到成果。

不,不得不說就算作為陰陽寮與軍官協定機關,極度機密、應嚴謹萬分的十紋卻是個十分古怪的組織。

不,不是說同事不好,大家都很好,身為厄除的能力優秀,性格也很好,好到出類拔萃、好到滅凡超聖。

所以說,此刻就算有哪位同事率先發現孩子們,或者這整起事件的始作俑者,還不一定會通知眾人。

不過,這就是他之所以喜歡這個組織的地方。

雖然在找到目標之前就貿然分散走失就不是他欣賞的部份了。

 

沙沙……

 

頭頂上方突然傳來一陣窸窣聲響,入山來便戒備至今的夜久瑠立刻閃身離開,不到幾秒之差,在他原本所站的位置發出巨響,並能隱約看見凹陷的土地旱碾爛的植物。

夜久瑠的手按上了刀鞘。

目光無法完全觸及的白霧之中有野獸般粗重的喘氣聲。

運氣真差,既不是小鬼也不是傳說中的天狗。夜久瑠仔細的盯著那模糊的身形,從半人高的體格來看似乎是四爪伏地的下等妖獸,莫說人語,一星半點靈性都感受不到。

放任不管的話也是頭招災的畜牲。

一擊不成,對方齜牙咧嘴的威嚇夜久瑠,慢慢踏足的前爪從霧裡露出,看是打算再撲咬上來。

沒辦法,只好工作了。

夜久瑠緩緩拔出了一節刀刃,在妖獸飛身撲襲瞬間予以極快的斬擊——起手式、拔刀斬。

 

待斷氣的妖獸倒下,夜久瑠看了眼屍體。

「犬獸嗎。」他擦掉刀刃沾上的血,「不愧是那個沒用老爸的劣血,盡是帶來麻煩。」

將日本刀收回刀鞘後,夜久瑠繼續往山上前進,沿途都做下了記號。

在視野受阻的情況下,前進的腳步也隨之減緩,幾乎要達到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步,進度堪憂。

如果在這種情況下碰上天狗,那可真是大大不利——

忽地,一陣旋風猛烈吹過,瞬間吹散夜久瑠視線能及的所有濃霧。

……

在感受到風吹霎那,他立刻暫停下所有動作,連呼吸都屏息。而風颳過同時,夜久瑠的頭頂正上方有一個和人型差不多大小的生物快速的振翅、飛掠而過,就是這股強而有力的振翅驅散了白霧。

第一次看見……漆黑如墨的漂亮羽毛、強大而又纖細的翅膀……在完全消失以前,夜久瑠即時回頭捕捉到了那個有著羽翅的人型。

 

毫無猶豫的飛向遠處,直至化作黑色的小點,然後消失在視野範圍。

漂亮、強悍,那就是鴉天狗的原型。

 

在情緒完全被讚美感染以前,夜久瑠首先露出了微笑,那是一份見獵心喜、彷彿佔到優勢般的表情,只因轉回頭的他看見了一棟破舊的廢棄神社。

 

 

 

 

 

 

 

 

 

 

 

 

創作者介紹

柏拉圖式戀愛

B2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