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伯李斯特中心

 

 

 

 

 

 

 

 

 

 

 

 

 

 

 

 

 

 

 

 

 

 

「艾伯。」

………………

「艾……
……






「艾伯!」

手臂被用力拍了兩下,呆站在更衣間裡的艾伯李斯特猛然回神,提醒他的是傭人之子——艾依查庫˙羅斯巴爾德,也是他的童年玩伴。

「艾依查庫?」面前的好友裝扮的十分正式,雖然有縫補過的痕跡,但確實是一件正統的深灰色西裝。

連上頭的領帶位置都繫的分毫不差。

只見艾依查庫繞著艾伯李斯特轉一圈,吹了聲口哨。

「繼承儀式已經要開始了,你這個主角還搞不清楚狀況嗎?」友人調侃的說,「嘛、不過,只要看見今天的你,就算不說話也能迷死一票女性了。」

艾伯李斯特偏過頭,看向旁邊的試衣鏡。

梳妝整齊的黑色短髮、一看就知道價直不斐的成套西裝,以及一雙擦拭雪亮的黑色皮鞋,儼然就是個風度翩翩的少爺。

對了。

今天是他繼承現任當家、也是巴爾茲家族一切的重要日子。

「幾點了?」

「都已經正午了,今天可是個特別的日子呢。」金髮的朋友用那對迷人的藍色眼睛催促他。他再次對著鏡子檢查一遍,確認沒有一處配件落下後,便一如以往從容不迫的對艾依查庫說:「走吧。」

他亦率先踏離房門,艾依查庫緊跟在身後,關上了更衣間的門板。

 

微風在吹動。

眼前有大片麥穗田,風一撫過就如同波濤擺盪,黃金之海,抬頭能見得晴朗無雲的藍日,成群的白鳥在視線裡劃過,自由自在的牠們毫不受地上的拘束。

這是個特別的日子,純樸的鎮民,既嚴厲又溫柔的父母親,以及總是形影不離的好友,通通都圍繞在他身邊,歡聲笑語,臉上掛著樂見其成;尤其是艾依查庫,那張明明已經脫離青澀的臉卻閃耀著小鬼一樣的光芒,這讓艾伯李斯特的嘴角禁不住上揚,總是平靜無波的眼睛也感染了週遭的沸騰情緒。

在眾所矚目下,艾伯李斯特從父親的手中接過象徵巴爾茲家族代代相傳的信物,那極其珍重彿如緩慢下來的影格播放般,當踏實的重量來到手中,他確信這是值得永遠銘刻進腦海的貴重畫面。

親手承接家族、整座城鎮的重擔,艾伯李斯特的心中一點惶然也沒有,有的只是滿滿自信與躍躍欲試。

十八年,他終於站在這裡。

溫柔穩重的巴爾茲夫人在交接儀式結束後走上前來,給予艾伯李斯特一個輕柔的擁抱,拉開距離,那對黑曜石一樣美麗的眼睛盛滿閃閃的淚珠和驕傲激動。

傭人們都說他的容貌遺傳自美麗的母親,連那頭黑髮黑眼都是如此無暇,但他時常覺得比起母親他還遠遠不如,在這世上或許找不到比自己母親還要好看的女性。

 

繼承儀式終於告段落後,艾伯李斯特和艾依查庫走到大宅的後庭院休息。

「呼……」艾依查庫解開領帶,也不管會弄髒衣服就直接坐在地上:「總算能喘口氣了,真是受到愛戴呢。」

「鎮上的大家都是好人。」

「少來。」他露出受不了的表情:「如果不是你絕對不會這樣。」

……

「艾伯,你有領導眾人的才能,我一直相信是你的話一定可以把這裡治理的更好。」

「艾依查庫……

艾伯李斯特想說點什麼來回應摯友對自己的信賴,這個時候兩人右邊的轉角突然傳出驚呼與啜泣的聲音。

順著兩人的視線望過去,發出聲音的是一位老婦人,那是長期以來服侍巴爾茲家的年長女傭。

她的面前站著一個戴帽子的矮個子男人,他對她搖搖頭,雙手又按上她的肩膀,即使如此婦人也仍然沒有停止哭泣。

「怎麼回事?」他自然認得那位女傭,只是男人他卻從沒見過,那不是宅邸裡的人。

「是戰死。」艾依查庫的神情非常沉重:「菲亞太太的小兒子前年加入了連隊。」

連隊……那是個以性命在歷史上刻下英雄名諱的象徵。

「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啊。」他嘆氣般的說。

普羅馮多消失,英雄全數戰死。

「那個男人是專門來報噩耗的吧,我在繼承儀式之前已經看過他向其他人家敲門好幾次。」每一次最後受到拜訪的人都是心死的表情。

「菲亞女士她……

戴帽子的男人走了以後,艾伯李斯特和艾依查庫也離開了哭聲不止的後庭園。



距離眾望所歸的繼承儀式已經有一個月,艾伯李斯特和艾依查庫在這天散步到城壁外面的的山丘。現在已經不是連來到城壁外面都要大驚小怪的日子了。

抬高視線遠眺,在沒有了黑色的渦以後,世界彷彿變得更加乾淨、寬廣起來。

「果然還是這裡最舒適。」艾依查庫躺在雜草上,頭顱枕著手臂。

「啊啊。」他認同艾依查庫的話,畢竟小時候可都是他拉著人偷溜到山丘上的。

這裡就像是他們兩個人的秘密基地,沒有其他人回來。

「那麼,這次邀我到這裡來,是有什麼秘密想要分享嗎?」

一如既往,這次也是他拉著艾依查庫來到山丘。

他笑了一下,隨後又繃緊了神情,話題也一點都不有趣。

「帝國果然開始大量募兵了,這樣一來的話,女王必定也會有所行動。」更重要的是,當帝國展開侵略,首當其衝就會是佛雷斯特希爾和托雷伊德永久要塞。

「這裡也要捲入戰爭了嗎……」好不容易挨過了怪物,之後卻是人禍。

「也許還會被王國徵召。」

「真可怕啊。」

雖然兩人都有在學習劍術與射擊,但頂多是自我防衛的程度,不要說戰鬥,就連現實中的匪徒都沒遇過。

「嗯。」艾伯李斯特一直在看著下面的景色,「雖然會讓父親他們操心,但是不可以就任由佛雷斯特希爾受到侵襲。」

「艾伯,難不成你想……」艾依查庫一下從草地上站了起來。

「我聽說梅爾茲堡的那位大公也回國了。」

「等、你等一下……!」艾依查庫倏然抓住艾伯李斯的肩膀,「你想要去戰場嗎?老爺和夫人只有你一個長子,菲亞太太的小兒子你知道了吧?戰鬥的對象雖然不一樣,但是如果連你都……」接下來的話,他說不出口,但是焦急的神情已經透露出他想表達的意思。

「艾依查庫,我以為如果是你的話會理解。」

「別開玩笑了!那可不是玩遊戲啊!」

……

艾伯李斯特沉默了下來。

令人不安的氛圍在兩人之間飛速的蔓延開來,艾依查庫的手心透著汗,山丘上強烈的風貫過他們的軀體,只留下風雨欲來的殘響。

在空氣凝固片刻後,艾依查庫默默的問:

「無論如何都要去嗎?」

他嚴肅的看著他,而他沒有迴避那雙眼睛。

「這也是為了我們的家人。」

……我知道了。」艾依查庫放開了艾伯李斯特的肩膀,「我和你去。」

「艾依查庫……

「你跑去戰場,我留在佛雷斯特希爾,這沒有道理吧?而且老爺他們也能比較安心。」艾依查庫苦撐出一個無奈的微笑。在他的心底深處仍是有著不可以讓艾伯李斯特這個人受傷的想法。

艾伯李斯特張開嘴,一陣啞然,最後只露出淡淡的微笑。

 

兩人再次由上往下看著佛雷斯特希爾,街道上的人如同螞蟻一樣渺小,即使隔著這麼遠的距離,仍然可以辨識出宅邸和學校的位置。

他們的出生之地。

 

 

                      ※

 

 

「艾伯。」

………………

「艾……
……





「艾伯!」

背部讓人推了一把,艾伯李斯特這才回過神。

在他眼前的,是一片密麻的軍隊與不及重建,時隔久遠的廢墟。

「艾依查庫。」

「居然在戰場上發呆,這可真不像你啊。」

他的盟友調侃的說。

「做了什麼好夢嗎?」

「只是一些不可能的事情而已。」

「哼——」單眼的青年露出有趣的表情,「你也會想些不切實際的事情啊?巴爾茲中尉。」

「你現在只要專注在眼前的戰場就夠了,羅斯巴爾德少尉。」艾伯李斯特扶起有些向下滑的眼鏡。

艾依查庫笑了聲。作為值得紀念的第一次領兵出戰,他們可得卯足全力啊。在這個已經無可懷念的地方。

「今天可是個特別的日子啊。」艾依查庫說。聽在艾伯李斯特的耳裡只是又重複了一遍。

高地上猛烈的風呼嘯而過,撥亂少年們的世界。

 

 

 

 

 

 

 

 

 

創作者介紹

柏拉圖式戀愛

B2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