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奇波爾多中心

 

 

 

 

 

 

 

 

 

 

 

 

 

 

 

 

 

機械馬拉動著篷車,老舊的車體本身發出了吱吱嘎嘎令人不安的聲音。道路並不平整,除了機械馬四肢沉重的足響,篷車本身每歷經一次搖晃都彷彿要散掉一樣。

這是專門搭載貧民的蓬車。

擁擠的車內充滿了體臭與不知明的難聞氣味,所有人都沉默著任由自己到達目的地。一群面如枯灰的人中,有一個將自己藏在骯髒斗篷底下的男人,他的手裡很小心的抱著一個嬰兒。孩子很安靜,沒有對所處的環境發出不滿的抗議,小小的眼睛緊閉著,睡得十分安穩。斗篷裡的男人低頭看著孩子,藍色的眼睛卻透露主人的心思並不在上面。

在隔著四個人距離的斜角落,有一雙眼睛朝男人的方向覷了一眼,很快又轉開。

 

下了蓬車,抱著孩子的男人——尹貝羅達的放浪者,阿奇波爾多避人耳目的在小巷裡買了一匹機械馬。沒有變裝的時間,急迫的阿奇波爾多單手抱著孩子,騎在搖搖晃晃的馬背上一路離開。

男人走遠不久後,幾個行跡詭異的外地人出現在城門附近,左右張望似乎在打探消息的模樣。

「喂、你,小子!」

團體裡的其中一位大漢叫住了距離他們最近的人。他是剛才在蓬車裡偷看阿奇波爾多的貧民。

「有什麼事嗎?」青年——聲音聽起來很年輕——低著頭,斗篷的帽子蓋住了他半張臉。

「我們在找一個人,一個帶著紫色頭髮嬰兒、二十七歲左右的咖啡色頭髮男人,你有看到嗎?」問話的人口氣並不是很友善。

「……我有什麼好處嗎?」

「告訴我們的話這個就是你的了。」大漢拿出了一袋麻布,聽裡面的聲響是錢幣。

帽沿底下那張髒兮兮的臉露出了微笑:

「我有看到,他剛剛在那裡買了一匹馬,然後又朝著……」

 

時間軸飛快的平移著。

懷裡仍抱著偽裝嬰兒的布團,阿奇波爾多的身後跟著一團人,他們正在追趕阿奇波爾多與他手裡的目標。

阿奇波爾多在快到達城門口的時候才被發現。慶幸著自己的謹慎,一邊又加快了跨下機械的速度。背後緊追不捨的幾個男人也正拼命追趕,在快要追逐到的霎那,機械馬跨出了城門的範圍,地界正式進入魔物肆虐的荒野,他們在城門口倏然拉住韁繩,又不死心朝阿奇波爾多離去的背影開了幾槍,全都像雷文茲戴爾時一樣落空。

 

 

 

 

 

 

 

 

 

 

 

創作者介紹

柏拉圖式戀愛

B2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