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線所能說的事」全系列為無CP

 ※故事角色除第一篇,其餘均為拉霸所得出兩者進行對話

 ※已出現過角色將不會重覆出現

 

 

 

 

 

 

 

 

 

 

 

 

 

 

「這是……這也是幻覺嗎?」庫勒尼西端著午餐,回到寢室時整個房間就多出了數不清的紙杯與糾結成一團混亂的細線。

從來不會正面給予他解答的幻獸扭動他龐大的身軀,避開壓爛紙杯的方式進入房間。

現在這種不想破壞掉紙杯的行為,也是他希望如此才這麼小心翼翼的嗎?庫勒尼西不無可能的想,又拒絕繼續深入思考下去。如果不這樣的話,那等於是承認生前的……

庫勒尼西也採取了避免踩到紙杯的行動。也由於這份插曲,餐點被他端回來後就放在桌子上棄置不管。大多數時候庫勒尼西的三餐都是在房間單獨享用,會來邀請他共進一餐的人並不多,雖然也是有位年輕的女性似乎很想親近他的樣子,但是庫勒尼西並不認識她,甚至不知道該如何與那位給人感覺非常特殊的女子相處。雖然她的名字和母親一模一樣,但這並不能完全構成他的好感,他如果親近誰最後一定都不會有下場。

而他對母親的概念其實並不清晰,記憶中僅止於詢問父親後得到的答案。

庫勒尼西嘆了口氣。連現在會在這個地方都不是他的願望啊。把一份部分紙杯撥掉後,他坐上柔軟的大床,隨手拿起其中一個杯子。

「這是做什麼用的……」他朝杯子裡頭望了一眼,當然沒甚麼異世界在眼前拓展開來,這也讓他鬆了口氣,「這麼多,都得清掉才行。」否則留著也不是。

庫勒尼西放鬆全身倒在床上,背後壓扁了幾個紙杯,他已經懶得去注意。因為還有這麼多個啊,等一下就要扔掉的東西壞掉也根本不需要在意。

看、就連隨便往枕頭旁望去,都可以看見杯子……庫勒尼西閉上了眼睛。

「……」

「……哈、」

「……好……嗎?」

庫勒尼西猛然睜開雙眼從床上彈起來般坐直身體。他用第一次見到幻獸一樣的眼神,指尖略帶猶豫的拿起剛才放在枕邊的紙杯,再慢慢放到耳朵旁邊專注的仔細聆聽。

然而過了會,耳邊的東西毫無動靜。

「又是幻覺嗎……」他洩氣的垂下雙眼視線,趴在床邊幻獸的複眼就像在嘲笑他一樣微微彎起。

這樣的日子要持續到什麼時候?從拿回最初記憶以前就開始被糾纏不清,只有他一個人如此異常,庫勒尼西已經有些受不了了。

他再度放下紙杯躺回床上。

莫約一會兒,在幻獸的注視下,庫勒尼西又緩緩拿起紙杯。

「噯、不管你是誰。」他對著空空如也的紙杯說,「在哪、是不是幻覺……」相不相信……

「我一直一直都可以看見某個地方。」

那裡跟這裡又更加更加不一樣,雖然都很詭異。是用任何研究資料都推敲不出所以然的世界,大概只有這一點是相同的吧。

「明明已經死了卻還是看的見。」庫勒尼西盯著貼上壁紙的天花板,那裡的牆壁像剝落一樣逐漸露出片塊的黑白景色。

「我說不清楚是怎樣的另一個世界,和原本的世界完全不一樣,風景、動植物,還有不知道為什麼跑到這邊來的奇異幻獸,牠一直跟在我身邊,總是做出我根本不希望發生的可怕事情……」

一旁的幻獸對他的話起了反應,但也不過就是一直盯著這邊看的程度。

說起來,他死亡年紀真的很輕啊。短暫又錯亂的人生。

「到死之前這些東西都還在我身邊嗎。」庫勒尼西閉上了眼睛。

這些話就算生前說給任何人聽也不會被採信,父親甚至建議他去給精神科醫師治療。對從小時候開始就能看見那個世界的庫勒尼西來說,結果竟然是精神疾病的話實在難以忍受。

「都快被弄瘋了……」

他像失去力氣一樣垂下拿杯子的手,紙杯從鬆開的手指滾到枕頭旁邊。

「在這裡真的是我所希望的嗎?如果復活之後也是這樣,那乾脆直接死掉好了……」

越是了解過去、知道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也只是更絕望而以。

啊啊,已經夠了,今天已經不正常很久了。

一切恢復原狀吧。

在庫勒尼西這麼想的時候,房間裡的所有紙杯倏然消失不見,就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也……擔心……友……」
最後從庫勒尼西說過話的紙杯裡似乎傳出了點什麼聲音,也在沒有任何人注意到的情況下消失的無影無蹤。

 

 

 

 

 

 

 

 

 

創作者介紹

柏拉圖式戀愛

B2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