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線所能說的事」全系列為無CP

※故事角色除第一篇,其餘均為拉霸所得出兩者進行對話

※已出現過角色將不會重覆出現

 

 

 

 

 

 

 

 

 

 

 

 

 

 

瑪爾瑟斯的房間擺飾與生前無異,傢俱、日常用品全都分毫不差的待在原有的位置,並且一塵不染,就連規模也一樣。相像的讓他幾乎要以為自己從未死去,也許他還在那個堅固地下房間、一覺睜開眼老化腐朽的自己會躺在身旁。也許王妃也在。

身處異地依然不能改他綜觀全局的思考,腦海裡太多的揣測而他處於被動。事實上,瑪爾瑟斯沒有也並無機會要求房間的規模,在他看來,住什麼樣的地方都無所謂,但管理構築出這個世界、或者是這間聖女之館的人似乎別有花俏的心思,他也就坦然的收下。

只是某一天——他無法切確的斷定是哪天,因為每一天都一樣——,在他的視野中出現了一大堆紙杯和細線,在疲憊結束區域攻略之後的房間裡。

「放錯房間了嗎?」他無法想像是某個誰刻意將這堆別有意義的雜物扔到他寢室,這堆毫無作用、沒有絲毫殺傷力的孩子玩具,難道有人真認為不死皇帝的禁衛軍會玩這個嗎?

會呢。

他纖細修長的手指拾起地板上其中一個紙杯,撥掉其他纏繞的線。

這條唯一的線會通向哪裡?

瑪爾瑟斯水晶一樣剔透的紫色眼睛浮露出懷念的情緒。

 

曾經在他的寢殿裡也出現過連著細線的紙杯,不過當時數量只有一個,細線所連接的主人也只有一位聰慧美麗的女性。

他聰敏、優雅,可愛的艾莉斯泰莉雅啊。

那雙如絹的手指曾親手為他製作出毫不稀奇的紙杯電話,再趁著他議事的時候悄悄放到他寢殿的書桌,確保自己一回來就能注意到,這樣一位高貴、天真的小姐,別出心裁只為同他分享心事。

她的心事,和他的心事。

 

回憶起令人愉快的往事,瑪爾瑟斯大理石雕刻一樣的完美臉龐浮現淡淡的微笑。他把玩的將紙杯對上右耳。

「咳……」

讓人詫異的,從紙杯另一頭竟真傳來某個人的聲音。瑪爾瑟斯沒有為這小小的插曲感到驚慌,他從容不迫的拿下紙杯,對著杯口打了聲招呼。

「你好。」

他再放到耳邊,另一頭沉默了會。感覺有些愚蠢。

「你好,請問有什麼事嗎?」對方感覺是一位彬彬有禮的人,瑪爾瑟斯想這算是幸運的開頭。

「抱歉,其實沒有什麼問題,只是我碰巧拿起這個紙杯,聽見有聲音。」

「原來如此。」

「那麼……你知道這些紙杯是誰放出來的嗎?」雖然他想能這樣神不知鬼不覺,可能的人選也就只有那三位古怪侍者。

「很遺憾,就連我也不清楚紙杯的犯人是誰呢。」瑪爾瑟斯彷彿可以看見對方似乎正露出一抹苦笑的模樣。

「這樣啊。」

眼看開頭莫名其妙的話題就要在此打住,瑪爾瑟斯正欲放下紙杯的時候,另一邊卻又在這時傳來溫文的聲音。

「趁著這個機會,請讓我冒昧提問幾個問題?」

「請說。」

「謝謝,那麼請問你在這裡住的可還習慣?」

瑪爾瑟斯沒料見是如此稀鬆平常的問題。

「還可以,幾乎能說舒適。」這裡與生前並無二致,與其說在這裡住的習慣,不如說這個地方要他習慣。

「有什麼其他感到不便的地方嗎?」

瑪爾瑟斯思考了下。

「要說的話,這裡沒有真正的星空呢。」

「你喜歡星星嗎?」

「觀測天體是我的個人興趣。」可惜假冒的星星就連觀測出來的軌跡都是假的。

「這樣啊……」對方的語氣含有一種令他感到遺憾的成份,因為太過明顯,瑪爾瑟斯並不相信那是真心感到惋惜才說的話。

「那麼能有這段愉快的對話真是令人高興,我也該去忙自己的事了。十分感謝,祝您明日有美好的一天。」

「謝謝。」

雖然說是由自己開始交談,不過後來好像演變成主導權在對方手上的感覺。

不常聽見的聲音,但瑪爾瑟斯肯定自己與對方當面交談過,只是次數不多以致於印象薄弱。不過這不是什麼重要的問題,他並未花費太多心思,當然也沒有再提起下個紙杯。

 

創作者介紹

柏拉圖式戀愛

B2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