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中心日常

 

 

 

 

 

 

 

 

 

 

 

 

 

 

 

 

 

「如果還能再見面的話就好了……」

「下個夢裡再見吧,威廉該起床了。」

「再見……」

 

 

乳白色的晨光透過窗簾空隙,輕柔照在男人臉上,恰當適切的溫和令他睜開橄欖綠的眼,用手背遮掩這份天光。

他溫吞坐起身。夢中女孩道別猶言在耳,連續或偶爾,他總是會夢見這一位曾經救過的小小女孩,此後得到的祝福與親近出乎意料。有時候在夢的末尾,女孩可愛的臉蛋會浮現渴望的表情,如同當初他決定離開時一樣,威廉˙庫魯托清楚那代表什麼,然而他既無法輕判承諾也不能短暫駐留。

因故他持續的旅行,走遍每一個王國或偏鄉,翻越千山萬水只要尋求一個自己是誰的答案;他相當明瞭,這是一趟不見得有其盡頭的漫漫長路,但緊攀著他一份可能有的希望。

他起身走到浴室盥洗,冰涼的水潑上臉將睡意澆退了幾分。

 

走下吱嘎作響的木頭樓梯,小小旅館老板娘已經準備好早餐,外觀不是那麼精緻的煙燻培根蛋冒著熱煙,挑準了人最空腹的時刻。

「早安,昨晚睡的舒服嗎?」老板娘看見威廉,不急不忙的放下手中煎鍋,上頭漂亮的荷包蛋仍滋滋作響。

「早安,托你們的福我睡的非常好。」威廉坐上吧台座,老闆娘隨即替他端來培根煎蛋和一杯新鮮牛奶。

「謝謝。」

等到其他旅客陸續下來時,威廉已經早他人先用完餐,並到街上添購旅途必需品。

 

昨夜下了一場彷彿要整個世界淹滿大水的暴雨,淅瀝嘩啦,他記得倉促投宿時有多狼狽,渾身溼透,斗大雨珠兇猛的好像連屋頂都想穿透。

皮靴踏過淺淺的未乾水漬,泛波紋的水面反映天空一片晴朗。凹凸不平的灰色石磚地上留有拖遠的深色足印,越走越淡,直至寸步不留;好奇的孩童接著跟在他身後,喧鬧的跳上未乾的水印,有模有樣的學起大人舉手投足的滑稽姿態,最後在完全消失的足跡前一哄而散。

那陣童言童語越走越遠,好像不曾離他那麼近。

途中,他不免被一間花草店吸引,不由自主的停留店門前許久。

他有一個不甚為人所知的興趣,可惜那在旅途中只是不可能的奢侈。他不再留戀的挪開步伐。

 

從這個小鎮前進的話,聽旅館老闆說前面將是一片荒野與連座山脈,雖然沒有渦的威脅已經安全許多,畢竟還是人煙罕至,他想用口袋裡不多的錢幣購買幾塊乾糧與攀爬用的牢固繩索。

這裡出去的路只有一條,要想繞過群山唯有往回走,再經由千迴百轉的遠路方能達到另一頭。這些都是他來到這裡後才發現的。

第一次離開國土遠赴異鄉這麼久,遙遠的地方已經再也沒有隆玆布魯王國的風聲,闊別那場慘烈的戰事,倒是作為大陸佔地最廣闊的國家,古朗德利尼亞帝國的侵略仍時有所聞。

威廉在回程的路上聽聞酒館門前兩名男子討論到帝國……托雷依德永久要塞以及隆玆布魯。

他的過去有憑有據,然而歸末卻是秘密。

 

回到旅館時,老闆娘托了一盆小白花要威廉帶上去裝飾房間窗台,他這才想起,昨晚滂沱大雨匆忙入宿,毫無心思去觀看這間小旅店的外貌,剛才回來時,門口兩旁又多有花圃,想來是熱愛栽植的一對夫妻。這份興趣令他暗生了幾分好感,雖然臉上依舊是不苟言笑的,但他樂意的接過老闆娘遞過來的小巧盆栽。

當他才將盆栽擺於窗台邊緣,一滴水冷不防打在他的食指,反射性抬頭一看,原本曠藍的天空已經被灰暗的烏雲悄悄佔據,盤旋於每個人的頭頂。

威廉收起了盆栽,將窗板闔上。

原訂於今日出發的計畫延緩,他倒向床鋪,綠色的眼睛顯得毫無生氣。

很久沒有在同樣的地方多待兩天了,但看來今天會與這陣子完全相反,將會無聊又不那麼匆忙地……

一陣喧騰歡鬧從地板下傳來,老闆娘與客人大聲笑著,並沒有為這場不在行程表上的天氣而陰鬱了情緒。

那對他而言像是另一個世界。

 

滴答、滴答……嘩……嘩啦——不一會兒,外頭的雨聲漸漸響亮起來,很快就變成了和昨夜一樣的滂沱雨勢。

「……」老舊天花板上的吊燈看起來搖搖欲墬,也許會岌岌可危的掉在哪個倒楣的旅客身上吧。閉目養神,腦袋沉沌沌的,最後決定任由黑暗將自己帶離這片載浮載沉似是而非的處地。

他也很久很久沒有睡得這麼長了。

 

滂沱雨聲掩蓋了許多不為人所知的秘密,隔閡每位接頭交耳的旅客和窸窸窣窣的雜音,為此一切重新回歸清寧。






 

 

創作者介紹

柏拉圖式戀愛

B2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