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里閃
※現趴囉
※私大學設定

 

 

 

 

 

 

 

 

其實他並不是一個真那麼遲鈍的人。
就算再遲再鈍再對日子慢半拍,當看到那些花花綠綠裝飾的鈴鐺與金屬星星,還有紅紅老人與馴鹿踏著平安聖歌從電視廣告強迫飛入眼裡時,務實如他,也該知道今天是什麼好日子。
而今天對他而言其實不是什麼好日子,沒放假,教授機車,報告堆積如山,哪裡有閒情啃蛋糕火雞。
但忙到十一點才回到租屋處的現在,里斯一抬頭就望見自家白色門板上惹眼至極的檞寄生。

「弗雷?」里斯開門走進去,從玄關到客廳黑漆漆一片。
不用猜想就知道檞寄生是誰的傑作。打開電燈,入目的室內擺設與往常無異,聖誕樹不會出現、找不到繽紛七彩花圈、餐桌上也沒有出現蠟燭與大餐。很好,他暸他會自己找吃的。真出現一頓美食他可傷腦筋了。
 
走廊到底左轉,屬於弗雷特里西的房間門口又一個檞寄生。他回頭看了眼自己的房門板,白白淨淨空蕩蕩。他低沉的哦了一聲,有點笑意。
他等著看,弗雷特里西在耍什麼把戲?
里斯輕敲房門,等到裡面傳來回應後才推開門。檞寄生與他的頭頂擦髮而過。
「嗨。聖誕快樂,前輩。」
弗雷特里西坐在床舖上,背靠著棕色床頭板的他大腿上還放著寫報告用的筆記型電腦。
「聖誕節快樂。」公式化。
「不給我個吻嗎?」弗雷特里西在里斯放下背包、掛好外套走來床頭邊時笑問。
「你知道檞寄生的正確解釋喔。」里斯彎腰視線望著弗雷特里西的報告進度。嗯,慘兮兮的一行。
「當然,所以我非常耐心的等前輩回來。」弗雷特里西闔上筆電。
他伸出手指朝上,里斯順著那方向往上看,一張用原子筆畫出來、線條歪七扭八的檞寄生就貼在靠天花板牆壁,他們的兩顆腦袋上。
里斯抬了個眉:
「作弊。」
「思路靈活。」
 
倆人笑的像偷腥貓一樣愉快的親吻彼此。

 

 

 

「停、Stop。」
伸進針織衣底下的手一個停頓。
「我明天還有報告,洗澡去睡了。」
「……」
弗雷特里西,抓不住指間驟逝的餘溫。

 

 

 

 

 

創作者介紹

柏拉圖式戀愛

B2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