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隊中心
※最後被官方打臉(ry

 

 

 

 

 

 

 

 

 

 

 



不管當年如何生死與共,舉杯緬懷曾經的夥伴,當英雄的名號隨著名為「渦」的災厄消失時,他們所剩下的就只存苦難痛阻的殊途同歸。

但他與他既都不企圖死亡,也有不擇手段實現心念的決心。

他們稱不上朋友,只是憑著對不同的嚮往,一個在慢慢礪心磨練的路程上早已做好覺悟,一個或許已不在乎將性命奉還世界正義之下,但卻無法眼見唯一親人病難致死的命運。

 

今晚是連隊的一場行前宴。華麗熱鬧、美酒富餚的宴會在連隊裡並不多見,行前宴尤其少,在書本的記載中,上一次是在3381年。

「艾伯、布列依斯。你們從這裡出去之後,有什麼打算?」

一向負責炒熱氣氛的教官不與其他酩酊大醉的男人一起,而是一反常態沉靜的拿著只酒瓶,走到同樣安靜的的兩人身邊問。

「出去?」平常並不是那麼有默契的兩人臉上同時出現迷茫。

「難道你們想一輩子待在這裡嗎?」教官灌了一口酒,表情卻不意外於這種反應。

他笑了笑。

「你們啊,都在這裡待的太久了,別忘記,這裡可不是你們這樣的年輕人應該待的地方。」

那麼哪裡才是他們應該待的地方呢?只管繼續喝酒的教官並沒有接著說。

細索著年長教官說的話,布列依斯很快就得出了答案。他一直都知道自己想做什麼、想要什麼。

「等渦都消失之後,我要回去。」他堅定無比的說,就連駭人的渦都無法阻止。

布列依斯的心願平淡無奇,更熟悉他的人或許還會知道,這個心願隱藏在背後的強烈願望還有一個——照顧妹妹。

 

相較布列依斯的坦白直言,艾伯李斯特則是看著杯中搖曳的紅酒,烏黑的頭髮與鏡片都染上了點酒光。

「那教官想做什麼?」

教官從緊閉的嘴裡發出哼哼笑聲,不甚在意艾伯李斯特輕描淡寫的轉移話題。

「開間麵包店吧,跟伯恩。」教官閉上眼睛,眼皮底下與上揚的嘴角都像在描繪未來一片的美好光景:「嗯……我左右手都能用刀,塗蛋糕上的奶油一定沒有問題,伯恩的話,就讓他去揉麵糰吧,他力氣挺大的。然後我們還可以有自己的農場供應前面的麵包店,你們知道的,連隊給薪高就是沒處花,到時候……等有了間農場就可以他種牛奶我擠雞蛋了,哈哈……」

話說到此,兩人這才赫然發覺看似平靜的教官其實早就已經醉的一蹋糊塗。

 

那個話題最後在教官突然發起的酒瘋下草草結束,最後艾伯李斯特的心願是什麼、布列依斯究竟有沒有順利的回到家鄉,他們通通都不曉得。唯一知道的是,行前宴那晚發起這個問題的教官最後還是沒有開成麵包店,他的雙手始終緊握著名為虎徹的雙刃。

 

什麼奶油刀、桿麵棍,一次也沒有機會碰到。

 

 

 

 

 

 

 

 

 

創作者介紹

柏拉圖式戀愛

B2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