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佐>王子
BGM推薦

 

 

 

 

 

 

 

 

 

粉紅色的嬌俏少女坐在佈著些許細碎裂痕的石台階上,單薄的服裝讓她在低溫下身體瑟瑟發抖,但她的神情卻充滿了期待,像是期望童話故事的美滿結局一樣,即使寒風刺骨也不能阻止她。
她的身邊還坐了一個髮色有點淺的男人。
那男人的臉色蒼白,兩眼窩都有青黑色的眼圈,他全身罩在一件暗淡斗篷下,表情嚴峻而肅穆。

「今天要說些什麼呢?威廉。」她精神奕奕的問。
而他先是注意到女孩的發抖,在說話之前解下了斗篷披在那具嬌小的身體上。
「上次的故事都講完了,我不知道接下來該說什麼好。」他淡淡的說,講的也是實話。
「那就說說你當時的心情吧?你描述過那些要塞、裝甲、不可思議的力量還有你討厭戰爭,可是你從沒說過在裡面的感覺。」男人為她帶來的故事很長很長,許多都是她從不曾看過、聽聞的事物,她十分喜愛這些是從男人的嘴裡說出來講給她聽的。
「那可不是什麼會令人開心的東西。」
「我知道,不過只要是威廉說的我都想聽。」
拗不過女孩的固執,男人輕輕嘆了口氣,正如他們過去每次重複的對話。他低下頭,指尖滑向腰間的兵刃摩擦冰冷的金屬,他開始講述那些產生在過去而直到今日依舊影響他千頭萬念的人與事。
從他開頭起,始終灰鴉鴉的天空柔緩的飄起點白的細雪。那些雪落到地面與泥土碰撞,或蓋住才起步抬頭的小花與野草,同時毫無例外的灑在他們的四周、頭頂與肩膀。

空氣中的寒意越漸濃。
但他們彷彿毫不受影響。

溫潤的聲音帶領著少女逐漸穿越回到過去。
那些血沫飛沙的戰場,任何一條生命都消逝的極快,來不及安人入土的哀悼像是脫不開的泥淖,死亡日以繼夜折磨著每個靈魂,有人向天父誠摯的禱告,隔天他就回歸了天主的懷抱。
每一份至親至愛都在那裡遺失了。男人說。
「那些人最後都會到哪裡去呢?」
「不知道。也許是天國,也許是地獄。」真好。他低聲的呢喃著。
「好可憐……」女孩垂下了長長的羽睫,不一會兒又再度睜開,粉紅色的雙眼看向男人。

「那麼威廉呢?」
「什麼?」
「你說有很多很多人因此見不到面,因徵招而離開家鄉的、因戰火而失去聯絡的、被敵國抓住沒有回來的,還有其他……威廉覺得哪一種見不到面才是最痛苦的呢?」
女孩的眼裡騰滿這個年紀理當會有的好奇,那雙霧氣朦朧的眼睛又並不全然不明白。
男人沉默了許久,身旁的女孩並沒有如其他孩子般急性的催促,耐心的等待答覆。

「再也見不到…即使你跋山涉水、走到每處盡頭,這個世界的哪裡都再也沒有他的存在。」遙遠國家那座王位沒有、白色的駿馬背上也沒有、這塊土地能連結到的任何一塊地面都不會有。
「甚至連作夢……都不會夢到。」
 
威廉˙庫魯托吸了口冰冷的空氣,心臟並沒有因此而躍動。

 

 

 

 

 

---
我把兩人想像成是一種在夢境中的會談,週遭的景物氣象也會隨夢境者的情緒而跟著變化...即使如此在夢中還是會感到冷,但卻沒有關係,明知道這點卻還是會幫梅莉披上斗篷的威廉真是太我流的溫柔了  嗯爽就好

之前某位噗友說光影組給她的感覺是一直在分離,但精神揉合在一起。所以寫光影我常常會不由自主(?讓他們入夢
不過王國主從給我的感覺就是死後連作夢都不會夢到對方,恩感覺他們的精神就是相斥的,尤其是威廉,我覺得他最不能理解王子在想什麼,雖然也沒什麼人理解XD但是是又會追尋這種相斥的存在的情感...
忠誠景仰還是崇拜^$&#.......好難表達噢我在說什麼

創作者介紹

柏拉圖式戀愛

B2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