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里閃

※現趴囉

※私大學設定

※給阿茶的紅包ww

 

 

 

 

 

 

 

 

 

 

 

 

 

 

 

穿著休閒襯衫的青年站在學生租屋處的其中一扇門前,他按響門鈴,不久屋內隨即傳出一陣腳步聲,很快的門就被打開,裡頭的屋主模樣高高壯壯,衝著外面的青年揚起笑容,看起來有點可愛,還圍了條圍裙。

「你在煮飯?」受邀而來的青年——里斯用有點意外的表情遞出手中的飲料袋。

道了句謝,屋主弗雷特里西有點難為情的擠了下兩條眉毛:

「咖哩而已。」他側過身:「前輩先進來吧。」

「嗯。」

仔細聞聞,空氣中的確散著印度香料特有的味道。

進到屋內後,咖哩的香味變得更明顯,雖然好像還混有一點別的什麼……

「伯恩搬出去之後你都自己料理三餐嗎?」里斯記憶中的弗雷特里西就是個標準的男大學生,會泡麵、偶爾炒炒飯,沒時間就狼吞幾塊夾罐頭吐司,調理包咖哩更是常見首選。

這香味聞起來倒不像調理包。

 

已經有一個多月沒有拜訪過弗雷特里西的住處,事實上他們就連在學校也因科系不同而少有見面機會,拜於年級上升後能共同選修的通識課,他們一個禮拜的見面次數才從二向上提升到三,現在則搭著分組報告的浪潮向四邁進。

「……嗯嗯。」弗雷特里西看起來心不在焉的胡應幾聲,「前輩先去客廳坐吧,再煮一下就好了。」他從塑膠袋裡拿出一瓶佈滿水珠的飲料,遞給里斯的同時卻被眼尖的前輩看到手上的燙疤。

「你燙傷了?」里斯眼明手快的捉住那隻本來還想縮回去的手臂,認真檢視。

一個碗口大小的燙疤,還起了大大的嚇人水泡。

弗雷特里西尷尬的啊一聲。

「這只是剛才不小心被鍋子邊緣燙到的。」他解釋的說。

「咖哩我顧吧,你去處理這隻手。」

「哇、等……!」

飲料塞回塑膠袋,里斯說完就往廚房的方向徑直走,來不及阻止的弗雷特里西手足無措的跟在後頭,一臉還想說什麼的模樣,而等到進了廚房後,里斯完全明白弗雷特里西欲言又止的原因了:

燒焦的煮鍋、打在一起的雞蛋和殼還有攪拌器狼籍的擺在砧板上,髒亂推滿器皿的洗碗槽。

只有蔬菜倒是切的不錯,整齊的和其他失敗品分開擺放。

「弗雷……」

「這是那個、意外……前輩,相信我。」

姑且無論是否為意外,很明顯這已經不是廚藝範圍的問題了。

里斯嘆了一口氣,放下背包。

「咖哩塊還有嗎?」他問的同時眼尖發現到垃圾桶旁邊橘黃色的咖哩塊紙盒,大小應該是四到六人份的家庭號。

「剛剛全加下去了。」

「……」看來這鍋咖哩就算不是燒焦也不能隨便吃。

「白飯已經煮好了吧?」

「嗯。」

「我隨便炒下飯,你去照顧燙傷。」

弗雷特里西約他的時間剛好是正午十二點,兩個大學生的肚子都餓的咕嚕作響。

「咦?前輩的炒飯嗎?萬歲……我幫你吧,手剛剛已經處理過了。」一時間喜出望外的弗雷特里西猛然想起自己造就目前情況的罪魁禍首,收斂起太過得意的笑容。

「那你去把蘿蔔都切成丁,水煮馬鈴薯用湯匙壓成泥,再打蛋……把三顆蛋拿出來,有蔥的話就切一條。」想了想,他還是不太放心的叮囑:「用刀小心。」

「遵命!」得到指令的弗雷特里西就像突然間幹勁全部湧上,捲起袖子開始幹活。

旁邊里斯則是拿起菜瓜布準備將萬惡發源地的洗碗槽清理一空。

一時間,兩人站寬的廊型廚房只響著規律的切菜聲與沖水聲。

 

最先完成一半工作的是弗雷特里西,不曉得究竟是他的刀功太好,還是堆積的碗盤真的太多,洗碗槽裡的進度還不到一半。當他繞到里斯身後,準備想從冰箱取出蔥條和雞蛋時,進入視野中矮八公分的背影忽然間狠狠吸引住了他。

「啊、喂……」

等里斯發現的時候,一雙健壯的手臂已經包圍腰部環住了他。

弗雷特里西下巴擱在里斯的肩窩上,他貪圖的嗅一口對方汗與洗髮精掺和的髮香:

「這樣感覺好像新婚夫妻。」他傻樂的說。

「沒有誰新婚就要被菜刀威脅,把它拿遠點,還有很熱。」里斯滿是泡沫的手舉的高高。

「前輩以後都來為我做飯就好了。」為避免真的發生意外,弗雷特里西十分可惜也乾脆的放開里斯,乖乖從冰箱拿出剩下指定食材。

「我們住的地方離太遠。」里斯聲音有點小聲的反駁了那段發言,如果沒有仔細注意的話,是會看不到他均泛粉紅的耳朵與面頰。

 

材料準備完後,弗雷特里西被以廚房太擁擠為理由趕到了客廳,他一邊無聊的看新聞主播精神抖擻的報導,裡頭傳來油煙機與炒鍋鏟的聲音,不一會兒就飄出陣陣香味,蓋住已經快要散去的咖哩與焦味。

盤子撞在一起發出賓乓清脆聲,油煙機聲音停止,聽來已經開始裝盤,很快的里斯就端出了兩盤色香味俱全的大份量炒飯,以及一份薯泥沙拉。

分配好湯叉、飲料,兩人迫不及待的向食物發動快攻,讓兩個狼吞虎嚥的大男孩殘捲過後的碗盤乾淨到連一粒米也沒剩下。

「好飽、好飽。」吃飽喝足的弗雷特里西兩手往後撐著地板。

「是說……」里斯關掉了電視,「你怎麼突然做起咖哩飯?」還跟他叮嚀不用帶午餐來,以為是已經準備好便當之類的。

「誒?」萬萬沒想到對方會再挑起這個話題,弗雷特里西愣了下:「沒有啦……沒什麼。」他臉上掛著乾乾的笑。

特別可疑的模樣令里斯挑眉,幾個想法已經在他腦中轉過。

「是不是C.C或露緹亞告訴你一起吃手煮咖哩飯會在一起長長久久?」或是C.C告訴弗雷特里西又告訴露緹亞,露緹亞上個禮拜才特地找他到家裡吃咖哩,然後再對弗雷特里西說他們一起吃過咖哩了——文長省略,總之那個校園傳說可信度根本不到十。

「……我以為你不知道這個傳言。」再否認下去就是欲蓋彌彰了,弗雷特里西有些不好意思的撇過頭。

「托這個傳說的福,我已經好幾天都吃咖哩了。」

「什麼?!」弗雷特里西激動的差點打翻飲料。

「別誤會。」里斯皺起眉頭:「都是幫朋友吃女友煮剩的咖哩。」吃到他覺得連喝水都有咖哩味。

聽完里斯解釋,弗雷特里西大大舒了口氣,一副什麼嘛嚇我一跳的表情,看到反應這麼誇張的弗雷特里西,里斯嘴角溢出一抹微笑:

「你不用想太多。」

「不用想太多嗎……」

弗雷特里西倏然站起身,跨步走到里斯的旁邊坐下,把整個人身體重量都壓往里斯身上。

「怎麼可能。每天都能聽到學妹興奮的談論帥氣的拉法基學長……前輩,你可不能外遇呦。」

從里斯的角度根本看不到弗雷特里西的表情,但從聲音聽起來,那張總是開朗到連旁人都替他嘴角發酸的臉上此時肯定沒半分笑容,也許還有點不滿,或者正鬧著彆扭也說不定。

「怎麼可能。」他回以一樣的話。

肩膀上的大男孩緊緊挨著他,像打定主意收手不可能的孩子,體溫透過背與肩膀逐漸傳達過來。弗雷特里西的手掌蓋住了里斯的手背,被攫獲的手指一根一根從指縫間偷溜出來,反過來扣住對方佈滿汗的手。

他們都有一種恍然的預感,也許下一秒彼此就會親吻對方,於是他們伸長脖子、轉動頭顱的位置——直到預感成真。

 

淺淺的吻壓打印在柔軟的唇上,直到一方想要跨越這條恬淡如水的平衡。

「等……還有報告。」里斯向後退,推開對方。

「說的也是……」弗雷特里西紅了臉頰,眼神有些心虛的不敢看向里斯:「前輩,你看這個客廳其實還滿不錯的吧,擠了張桌椅和電視還不算太擠,又有廚房和小陽台……」

「……?是不錯,不過報告還是到你房間寫比較方便吧。」客廳的桌子屬於矮桌,要長時間書寫什麼還是標準的書桌最合適。

「呃、我和伯恩哈德的房間規格都一樣,也差不多大,前輩你可以趁這個機會參觀看看伯恩他的房間……」

「那裡現在已經搬空了吧。」

不曉得這個學弟又在上演哪樁,里斯有點失笑的說,一邊整理空盤和餐具。

「嗯,其實我是想說,這間跟親戚租的房子租金很便宜,而且好像太大了……一個人住的話太大了。」

 

 

 

 

 

 

 

 

 

 

創作者介紹

柏拉圖式戀愛

B2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