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

 

 

 

 

 

 

 

 

 

曾經有人質疑過,當王子的怎可如此隨性?

而他僅是慵懶的一瞥,此後依舊是自己的步調;從容不迫的行動,慢條斯理的享受,兀自耽溺在黑暗間不見五指的安寧裡。
他並不曉得生前的自己是否也如此故我,自從被聖子欽點醒來以後,他忘記的事可多了,然而他清晰的記得自己的名字與不甚好聽的綽號——古魯瓦爾多,被死神所眷顧的黑王子,為了自己那黑暗的欲望而終日戰鬥。

深受破壞衝動而控制的甜美慾望啊……

這點古魯瓦爾多倒是不有所質疑,砍殺怪物、切割肉體的感覺他歷歷在目,以生命為代價做出的標本是那麼美麗,一切皆令自己如此懷念。

他欲罷不能的撫上工作一半被棄置在旁的兔子骨骸,那只是一具普通的兔子屍體,溫柔磨蹭的同時古魯瓦爾多不免可惜那些必須被聖女之子繳作硬幣的怪物亡骸,然而儘管他再三的不滿還是只能放棄,得不到的寶石終究只得由更多的玻璃填滿。
而由於古魯瓦爾多的情不自禁,很快的,聖女之子的宅邸裡,多了一間名為「古魯瓦爾多收藏室」的禁區——於精神於肉體上來說。


「古魯瓦爾多,可以請你停止製作標本的囤積行為嗎?」否則很快的新來的戰士就會落的得住雙人房的命運,理由還是搶不過屍體。
難得放下標本外出的步伐被身後微笑的布勞給阻止,黑王子水波不興的臉上毫無動靜。
「為什麼?」
「目前被大小姐引導而來,為炎之聖女大人分憂的戰士們正不斷從各個世界的黑暗中甦醒,在戰士們以靈魂和驕傲來作戰的同時,身為服侍在大小姐身邊的管家,布勞得替各位戰士們準備舒適又安心的私人場所來憩息。」
簡單來說,他擔心房間不夠。
「那就給他們雙人房。」尊貴的王子殿下回答的是如此理所當然。
「請等——」
『碰!』

「……」他的頭現在大概只比日前在暗房抓到聖女之子時差不多痛吧。
布勞耐不住嘆了口氣。從現世死亡甦醒在影之世界的戰士,不知道是否遺留在生前的遺憾太大,布勞總覺得他們一個比一個難伺候。
尤其是這黑王子,屍體再不處理都快堆到第二間了!他可不希望對著接下來醒來的戰士一臉尷尬的說「非常抱歉你的房間已經被屍體訂走了請跟另一位戰士住雖然它是單人房」……他都想代替炎之聖女撞死自己了!
「布勞。」聖女之子及時出現拉回了布勞爆走的思緒。
「啊、大小姐,請問有何吩咐嗎?」古魯瓦爾多,我在大小姐面前出糗了,都是你的錯!
只見聖女之子小巧的身體從轉角走了出來,她的氣色在布勞的強制下,比前幾日要好得多了。
「隨我去喚醒下一位戰士。」
「但是大小姐您休息的還不夠……」
「無所謂。」聖女之子冷淡的拋下這一句話,隨即走往暗房的方向,一旁的布勞只得無奈的跟上。


褪去幾日前的伏驟暴雨,今日萬里晴空白雲浮飛的天氣好的讓人一掃陰雨的鬱悶。古魯瓦爾多只在宅邸周圍散步了一會,便挑了一棵枝葉茂密的獨立巨樹下閉眼休憩。煦暖的陽光透過枝葉,斷斷續續的光影撒落在古魯瓦爾多身上,微風的吹撫使這片樹蔭也彷彿有了生命力般搖動,一片祥和寧靜。
或許是在炎之聖女庇護之下的緣故,宅邸的周圍不會有任何怪物膽敢接近,倒是尋常的動物偶爾會有誤闖進來的時候。
就如現下,一隻莽莽撞撞的小茸兔不知怎的跳到了古魯瓦爾多身上。
古魯瓦爾多其實並未真正睡著,他只是閉目養神,卻引來了活跳跳的小生物,而他只是想這隻小笨兔難道沒有嗅到自己同伴的死亡味道嗎?
在張開眼與茸兔對視幾秒後,黑王子開口了。

「下來。」古魯瓦爾多不帶任何感情的命令道。
小茸兔抖動了下耳朵,歪頭一副什麼都不懂的模樣,然後就這樣窩在了黑王子的腹部上,卷縮成一團的身體看是找到溫暖的床鋪打算好眠了。
「……」古魯瓦爾多第一次不知道該拿活的生命怎麼辦。沉默了半晌,他對著兔子認真的說道:「本王子現在心情很好,特准你繼續待著。」
小茸兔蹭了蹭古魯瓦爾多的腹部。

今日的天氣暖和,微風很舒服,王子與茸兔都睡的很好。


於是,當聖女之子領著軍犬與不死的人偶來到樹蔭底下時,看到與茸兔抱在一塊睡姿簡直能說是可愛的古魯瓦爾多也就不難解釋了。
「……」聖女之子沉默了一會,「艾依,去把艾伯叫來。雪莉,我們先到門口等。」
不管是為了體諒黑王子近日來的操勞,還是出於眼前一幕難得可貴,聖女之子決定臨陣換槍了。
目送走軍犬愉悅的背影,聖女之子與撐著洋傘的少女也離開了大樹底下,而他們卻漏看了本應安睡的古魯瓦爾多睜開了雙眼。
黑王子望一眼聖子兩人離開的方向,又重新閉上了眼睛。


這一睡到黃昏。
當古魯瓦爾多尚在夢裡悠走,茸兔已不知去向,而大樹底下也多了一對鞋印。
那人奉命來叫古魯瓦爾多回到宅邸,銀光似的頭髮隨流風飛舞,他伸手整了整紊亂的髮,嘴角攀有微笑。
那人走到古魯瓦爾多的旁邊,蹲下身,輕輕拍起黑王子的肩膀,直到人睜開眼睛還有幾分睡眼惺忪為止。
「你好,初次見面,我叫布列依斯。」
他看著古魯瓦爾多眼帶著笑意,然而他有預感,他們離初次見面已經很久很久了。









當晚,黑王子就在房門口看到了新夥伴。
「聽說房間不夠,布勞請我來和你同居一段時間。」雖然這裡是單人房。
當古魯瓦爾多寒著臉不悅到透露出殺氣時,布列依斯又補上了一句。
「對了,布勞還說房間的問題別擔心,他想應該很快就會有空的房間了。」雖然他貌似剛剛經過了幾間空屋。











創作者介紹

柏拉圖式戀愛

B2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