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

 

 

 

 

 

 

 

 

死後的世界晦暗而冗長。

密佈天空的烏雲是最虔誠的忠實信徒,它緩慢莊重的靠近,一切謹慎都只是為了向這座受到炎之聖女黑暗所眷顧的宅邸實行最崇高的朝聖。
它們猶如激動流淚般的雨滴打落在擦的晶亮的玻璃上,滴滴答答的雨聲卻怎樣也傳達不到屋內的主人耳裡。

很不可思議。
纖細的手指輕輕敲打玻璃窗。咚、咚……一聲慢過一聲的規律,這是這個房間裡最清晰的聲音。
看著這幅身在兩個不同世界的立體畫如是想,此刻名聲響徹死者世界的黑王子正身在昏暗的房間裡,看著窗外嚎啕大雨遮蔽一切可視的風景。

不知道那總是面帶幽幽微笑的管家到底施了什麼魔法,窗外的雨聲縱使再大力的拍打,卻始終在玻璃窗以外就被隔絕聲響。
或許是擔心雨聲干擾到聖女之子的安眠吧,古魯瓦爾多想。
這幾天聖女之子一直不眠不休的在執行炎之聖女所託付的任務,在從漆黑的深沉睡眠甦醒以來,古魯瓦爾多記憶裡的聖女之子總是疲勞的表情,托這場大雨的福,總算是被管家請去休息。

不過黑王子卻也看到了,剛剛一個人跑進暗房裡的聖女之子的表情多了偷偷摸摸。
即使如此,古魯瓦爾多一點也沒有打算去向管家通風報信,他或許某種程度上期待看到管家完美的笑容崩解吧。

黑王子走回了床邊坐下,光線的稀少一點也沒有造成阻礙,他猶如仍可視物般準確無誤的拿起靠在床沿的佩劍與床頭櫃上的拭劍布,開始了打他甦醒以來就稀少可憐的工作之一,保養武器。
他仔細的擦拭劍身,隨著角度的擺弄,鐵質反射窗外透進來的一絲光線刻劃在他的臉上,那一瞬間,古魯瓦爾多感覺嗅到了自己最熟悉的鐵鏽味。

他忽地想起這幾日以來,那個塊頭巨大、赤裸著上身的男人老愛稱讚他的劍身鋒利,然而古魯瓦爾多總是沉默多於回應,只是一昧的在心裡充斥著反駁。
不鋒利了,這劍早已生鏽了。
但等到男人離開後,念頭一轉,他又會茫然的自問,為什麼生鏽了呢?
他將指腹按上了劍的邊緣,銳利的鐵刃輕而易舉地在白皙皮膚上劃出一道血口,血滴留在銀白色的劍身上,直至墜落、被價值不斐的地毯所吸收,疊複的畫面就像既視感一樣稍縱即逝。

『總有一天,你的劍會鈍掉,會生鏽,劍上的血會沉重到再也擦拭不掉。』

是誰這麼說了?那沉重的口吻,煦暖的感覺,擁有他最討厭的光明屬性的人。
但是那是誰?
仍有氣息時的記憶碎片不全,他根本無法想起有於關於那個人的任何事,哪怕是一滴血、一塊肉都未能拾回。
古魯瓦爾多閉上了眼睛。

最後,隨著窗外陽光落入黑暗,夜晚降臨,黑王子仍是一個人在黑暗中靜靜地擦拭佩劍。
窗外的雨持續墜落,四周安靜無聲。
這是他少數睡不著的時候。

 

 

 

 

 

創作者介紹

柏拉圖式戀愛

B2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