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趴囉

 

 

 

 

 

 

 

時值傍晚,窗簾背後夕陽已經逐漸下沉,冬季不比夏季,晝短夜長,才五點鐘的天空黑漆漆一片。
馬庫西瑪斯坐在兩人合買的雙人沙發上,專注的看著電視,裡面正播放一齣很久以前的動畫片。客廳裡除了強弱不定的螢光幕沒有其他光源。
「霹靂酷樂貓啊。」
里斯走到沙發旁。剛從浴室裡出來的他脖子上掛著條濕漉漉的毛巾,一點也不畏寒的打赤膊。從髮梢滴下來的水珠有的被毛巾吸收,有的沿著曲線劃過淡粉色斑點往腰腹滑落。

馬庫西瑪斯嗯了一聲,視線依舊定格在四方螢幕。上面正好演出到兩隻機械貓的對決,從電視裡傳來機關槍與建築物毀壞的效果音,還有主角和配角的破口大罵充盈在屋內。

這真是一部讓人懷念的古早動畫。小小貓咪被改造成強化機械,除了在爺爺奶奶面前裝作正常外,其餘時間都是一隻懶散、囂張,具有無與倫比破壞能力的機械貓。
里斯在沙發另一邊坐了下來。
他們兩人均沉默的看著影片,誰也沒有打擾誰,直到畫面裡出現剛博士拆解機械貓進行改良的片段,馬庫西瑪斯突然開口:
「你知道星艦迷航記的博格人嗎?」
「反抗無用(註)。」
馬庫西瑪斯忍不住從鼻子笑出氣音,他嘴角上揚:
「酷樂和博格人兩者很像,都是透過改造生物肉體而成的機械化有機體。如果拿兩者相比,你認為哪一種更接近原生物,為什麼?」
藍眼睛的青年不假思索:「酷樂貓。因為牠有自由意識,博格人充其量只是主程序發號施令的複數機械人型。」
「即使他們有肉體和內臟器官?」
「對。」
「但是假設酷樂貓的行為也只是經演算出來的呢?動畫沒有明說貓腦袋有無被改造。」
「如果是這樣的話剛博士現在就不會抱著小M痛哭了。」影像裡禿頭男子正用不符合他年紀的模樣嚎啕大哭。
「不,我是指…假如酷樂對外在環境的反應,只是源於人工智慧對一隻貓生前習性、記憶的模擬。」
里斯皺起眉頭,他不對這類科學抱有興趣。
「你想強調他們並非生物嗎?」
「不是,我只是想…博格人不提,」馬庫西瑪斯頓了頓:「機械貓酷樂能算是原本的貓嗎?」

相差無幾的外表,被小小晶片取代的大腦,經由學習後模擬達成該生物生前可能的社會反應,擁有的每份記憶和本體或熟識者也相差無幾,行為、習慣、思考方式,都經過縝密的計算以達到無限最接近本體,這種直接進行於本體近乎完美無缺的二度重現……
「當然不可能是本來的貓。」
里斯斬釘截鐵的說。
「……說的也是。」
馬庫西瑪斯的頭忽然放鬆的靠上沙發,好像這是休假日的他今天第一次休息。
「你今天的話怎麼特別多。難道剛剛的動畫都只讓你滿腦子科學嗎?」里斯關掉唱著片尾曲的電視,起身去將電燈打開。
「最近薩爾卡多那邊的研究室在討論相關話題,被影響了吧。」
他閉上眼睛手按著鼻梁,再睜開時里斯已經走到沙發前,彎腰與他面對面:
「可別和我討論如何完整保存偉大的蕾格烈芙智慧哦。」
馬庫西瑪斯今天第二次被青年的話語給逗笑。他拉過里斯脖子上毛巾,寬大手掌的男人仔仔細細替對方將被水給浸塌的金棕色頭髮擦乾。
「去吹頭吧。等一下我們出去吃飯。」

 

 

 

 

 

創作者介紹

柏拉圖式戀愛

B2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