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參加「【Unlight In Harry Potter】企劃」文章

 

 

 

 

 

 

 

由藍色與褐色交織而成的雷文克勞,這裡聚集了許多睿智的年輕巫師,有這群年紀相仿的孩子在的交誼廳平日總是熱鬧喧嘩,但此刻的交誼廳不僅安靜,甚至氣氛還有點失常。

一位青年鶴立雞群的站在壁爐前,他的前後左右都是空蕩蕩的,在以青年為中心的交誼廳環繞了其他學生。

青年清了下喉嚨,接著開口:

「各位雷文克勞先生、雷文克勞女士,很榮幸又到了秋天的季節,英國的九月總是有一種特別的浪漫,你們說是吧?尤其是分類帽儀式與開學宴,很高興總是可以看到許多聰明的巫師或女巫加入我們的行列。

而在不久之後,魁地奇比賽也會開始,相信各位都知道,雷文克勞的魁地奇球隊是屬一屬二的強勁隊伍,今年的魁地奇學院盃肯定是雷文克勞的囊中之物。」

沙發那邊不耐煩的傳來催促的聲音。

「總而言之,在魁地奇和學期末結算之前,今年只屬於雷文克勞的特別活動將從今天的分類帽儀式後,正式展開!」主持的青年掏出一根魔杖,在空中比劃了兩下,發著光的「Yes」和「No」藍色單字在空氣中一左一右的漂浮。

周圍的學生們開始騷動起來。

「稍安勿躁——各位,稍安勿躁!」青年舉起手示意眾人安靜下來,在收到效果後他繼續說:

「規則和往年一樣,禁止告知、禁止給予提示、禁止在新生面前談論,額滿幽靈說了算。若是還有不清楚的二年級生可以向學長姐請教。」

幾名雷文克勞興奮的嚥下唾沫。

「好了,現在,下注!」

交誼廳裡所有的雷文克勞都立刻飛奔到青年的身邊,並分別在「Yes」或「No」的字母前規矩的列隊。從他們依然扭動不停並互相交談的笑臉上,能看出一種躬逢其盛的騷動。

負責主持的青年一邊看著面前越堆越高的糖果山,一邊高興的宣布:

「今年的『幽靈祕密大行動』——開始!」

 

 

教師辦公室裡,布朗寧坐在他的扶手椅上,桌面擺放著一疊香甜四溢的布朗尼與他心愛的三隻寵物貓。而在布朗寧的辦公桌前,有一位漂浮於半空中,並且身穿霍格華茲校服與雷文克勞學院袍,容貌看起來十分年輕的男性幽靈。

「今年的『幽靈秘密大行動』又要開始囉。」布朗寧說。

「啊,是呢。」幽靈的表現滿不在乎。

「希望今年下注成功的人可以如願以償呢。」布朗寧試探似的說。

「是啊。」

布朗寧微微嘆了口氣,放下手上沾有巧克力屑的銀製叉子。

「時間到了,要一起去大堂參加開學宴嗎?」

幽靈想了想,最後還是搖頭婉拒了這個同行的提議。

 

西邊的雷文克勞塔有一位鼎鼎大名的駐塔幽靈——里斯。

它生前的事蹟或多或少都替自己增添了點傳奇色彩,但真正讓它深深烙印在學生腦海裡的原因,卻是它死後的行為。

所有的霍格華茲學生或許都知道——除了新生,他們總是不知情這三個字的首當其衝者——,幽靈里斯有一個現在進行式的秘密,在歇憩貓頭鷹的西塔有一個被里斯隱藏起來的地點,那個地方放著它無論生前還是死後最珍視的寶物。

「神奇的魔法道具?」史萊哲林的某位學生富有自信的假設。

「珍貴的典籍?」雷文克勞的某位學生這麼期待著。

「蟬聯魁地奇的訣竅?」葛來分多的某位學生如此猜測。

「也有可能是寄不出去的情書?」赫夫帕夫的某位學生現實的提醒。

無論如何,從里斯在西塔上安然去世後迄今為止二百多年,仍沒有任何一位學生能夠知曉這個秘密的答案,而由於這是成立近百年,只有雷文克勞新生才能獲有參加資格——儘管結束後他們才會知情——的活動,過去紀錄裡並不是沒有雷文克勞二級以上的學生或其他學院動過歪腦筋。

如同現下,四名鬼鬼祟祟的葛來分多與史萊哲林。

這倒是個不怎麼新鮮的景象,飄回貓頭鷹屋看到四人的里斯心想。

原本有可能是打算趁著里斯不在的時候,過來探查寶物位置的紅袍與綠袍此刻針鋒相對的互相瞪視,彼此間的烽火濃煙重的連里斯都要以為嗅覺回來了。

首先,由史萊哲林極富傳統精神的嘲諷他們的老冤家怎麼不去開學宴,葛來分多則是凌厲與衝動的放棄對綠袍潤飾自己的任何言語,兩邊都要對方趁早死心「愚蠢的魔法道具」,或「根本不可能存在的魁地奇訣竅」,這讓里斯更篤定他們來此的目的。

 

原本在這個活動還沒有成立之前,一個星期中至少會有五次以上學生跑來尋找它的秘密,當然每次一被發現它就會立即趕跑他們。

全霍格華茲都知道里斯有個不成文的規定,能有資格去找秘密地點的人只能是經過它挑選的學生,其餘不請自來的人通通都會落得比頭髮燒焦還要糟糕的下場。

而幽靈秘密大行動——那些學生命名的——開始之後,雷文克勞在它的同意下以里斯屬於雷文克勞駐塔幽靈為理由,互相約束四院的學生,並且低調的進行不含金錢交易的小小賭注行為。

這個活動確實令造訪貓頭鷹屋的人數銳減,也讓里斯免於差點成為前無古人的駐貓頭鷹屋幽靈。

 

一如既往的嚇走綠袍和紅袍的學生後,里斯小心的避開貓頭鷹們,一臉愜意的飄落到它窗口的固定位置。

現在新生宴應該已經開始了,不知道今年魯卡校長有沒有回來致詞?伊芙琳有去參加嗎?她總是很喜歡霍格華茲開朗明亮的感覺。

慢悠悠的欣賞湖面上浮出身體與觸手的大烏賊,里斯的心裡也打定了主意。

 

 

第二天傍晚,貓頭鷹屋就來了一個意料之中的訪客。

 

「里斯。」布朗寧的聲線低沉,散發著冬陽令人舒適的溫暖與慵懶,其中還隱含了點無奈:「許多學生請我過來問怎麼回事,幽靈秘密大行動從沒有這麼快就結束過。」

布朗寧光是想到那群今年又押了成功的學生擠到辦公桌前,哭訴整學期的零食與玩具都輸光的模樣,以及前腳才走,後腳就到的同學是如何抱怨他們等了一整個假期的娛樂泡湯,他的太陽穴就開始抽痛。

「只是比以往還快一點看到順眼的長相而已。」里斯收回探出窗外的腦袋,轉而盯著入口處的布朗寧看。

「是昨天的葛來分多和史萊哲林的關係嗎?」他記得在這之前已經很久沒有學生打破規矩。

「不是。」

「別忘了是你起了頭,快一百年,你反悔了嗎?」

周圍的空氣溫度突然驟降,布朗寧隨即停止發言。

「我沒有後悔。」里斯看著他,「永遠不會。」它的第二句聲音細小的像是呢喃自語,但唯一的觀眾聽的清清楚楚。

它已經不會改變了,它的知識、情感與眼見能及的視野都已經隨著死去的那一刻而停止,再粗暴濫造的提煉成現在這副窮盡一切的模樣。

布朗寧突然不再說話。

 

它能從對方的眼睛裡讀到一些訊息,像純度90%的黑巧克力醬一樣,隱含在其中進到口腔裡是鋪天蓋地的濃郁與稠苦;幽靈祕密大行動這個外包裝,它們都和幽靈里斯生前死後的故事交互輝映,飽溢出讓人連吐氣都捨不得的濃厚芬芳,但等到苦澀真正滑過味蕾才會發現,那不過就是空有馥郁香名與豔燦外表而一無是處的毒苦,故事的末盡嚐不到任何一丁點甜蜜。

幽靈里斯永遠留在霍格華茲的理由,知道的人不比魔法部登記化獸師資格的巫師多。

而它所牽絆的心願其實平凡的可以,就好像只要有誰現在輕輕的去撿起它的秘密,它就能一往無回的離開這個所處由生者構築而成的世界。

 

時間已隨著兩人談話越過地平線另一端,夜空中的月亮在雲層被晚風剝開後才悄悄露出了頭,它帶有暈黃的白銀色柔光充分的照耀整座霍格華茲,不容遺漏的來到西塔,穿過里斯透明的身軀佈滿在窗口周圍的石板上。

布朗寧的視線垂下來到里斯腳邊,那裡的地板有一道裂縫,不起眼的雜草從縫隙攀爬出來,覆蓋裂口周圍,那對干擾探索者的視線大大有幫助。

如果這時有誰經過里斯身旁並低下頭,他會看到一根不足拇指粗細、造型有些獨特的長狀物體,而只要不是麻瓜幾乎都能認得出來——那是一根尋常普見的魔杖。

布朗寧突然笑了一聲,里斯看向他。

「學生們都猜錯了。」他說。

這讓里斯想起了昨天的葛來分多與史萊哲林,它的嘴角不由得跟著上揚:

「是啊。」

沒有神奇道具,沒有古文書,沒有魁地奇,更沒有什麼寄不出去的情書,有的只是一根覆蓋厚重灰塵,老舊、不起眼到了極點的古董魔杖。

 

 

 

 

 

創作者介紹

柏拉圖式戀愛

B2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