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敞的宴會廳裡擠滿了連隊成員,上至史達林下至訓練生,為數眾多的人潮簡直快將廳堂擠滿,部分人甚至必須站在門外的走道或一個個小陽台忍受晚風的吹拂。
台上,史達林老爹正在用滿嘴不正經的渾話給底下的連隊成員精神喊話,台下卻已經陷入一片混亂,眼見可及之處每個人不是喝醉酒拉著隔壁的男士求婚,就是為了一只空酒瓶大打出手。
一期生的米利安與幾名原屬帝國軍官的連隊高階成員也站在台上,維多原本想試著制止底下的混亂,畢竟攸關這個宴會的目的可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件,甚至說能在將來令連隊以英雄稱謂名留青史也不為過。
史達林阻止了維多,他佈著傷的臉發出豪邁的笑聲,充滿鬍渣的嘴問候底下的人「是不是沒吃飯?多使點力!」,眼神就像在看一群頑皮的大孩子。
在旁觀的米利安眼裡,盡管歲月漫長不復從前,老人依舊是當初那個組織連隊、延攬他們這群男人進來的史達林老爹。
「噢、看看是誰?那不是我們的王牌嗎。」維多輕佻的說,用眉眼示意台下里斯的位置,「他看起來沒喝什麼酒。」
台下的里斯穩穩站在偏離房間中心一點的地方,他的神色正常,與旁邊東倒西歪、滿面紅光的男人們形成對比。
「你看來倒是也喝了不少。」米利安淡淡看了維多一眼,視線轉到里斯身上。
里斯現在可說是連隊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大紅人,既年輕又充滿幹勁,還有一身鍛鍊有素的身手與相得益彰的異能,而最重要的是,他與他所屬的E中隊就是今晚這場行前宴的主角,攻略眼《吉˙艾》的最佳人選。
就在米利安滿腦子對E中隊、里斯的個人評價時,旁邊維多明顯的興奮起來。
「雙胞胎過去找里斯了,他們不知道在聊些什麼?」
他平常實在不是這麼多話又易興奮的人,酒精可真厲害。米利安瞥了維多一眼,當視線挪到里斯身上時,他的目光卻凝固了。
縱使有點距離,但並不妨礙米利安看到橘紅色的火焰由里斯的手上憑空冒出。
里斯不曉得從弗雷特里西手中接過什麼,那個雙胞胎弟弟的肩膀抖動的可厲害;而後當那一小簇的安靜火燄突然在里斯手裡升空迅速燒爆每一盞吊燈——它連碎玻璃都燒融了——讓宴會廳陷入一片黑暗時,砰!砰!砰!天花板突然炸裂開來,迸出一朵朵藍綠紅紫的火銀花時,米利安知道了。
那是煙火。

他們在室內放煙火。

與其他被猝不及防爆裂聲嚇到或著眼於美麗煙火的人不同,米利安的眼睛盯緊了里斯與雙胞胎三人,也許是為了以防止更離譜的事情出現,米利安這樣告訴自己,但他總覺得圍繞著那三人的氛圍有種說不出的微妙感。
魔鬼藏在細節裡。
他對自己說。
當米利安專注的望著三人,連維多興奮過度灑出啤酒在他身上都沒發覺。
就著接連不絕又轉瞬消失的火光,米利安看到了。
一閃一爍的黑暗中,那個王牌與賽佛特兄弟快速的在彼此嘴上交換親吻,同蜻蜓點水,像漣漪一下消失不見但確實存在。
米利安有點難以置信,但男人與男人間產生歧路的慾望在連隊也不是什麼新鮮事,幾乎所有人都對這檔事睜一隻眼閉一眼,他們或許清楚有誰,但心照不宣似乎是約定成俗。
唯一帶給米利安震撼的,就是他們保密到家的功夫。
也許是附近的人全醉倒一片,半數目光聚焦在天花板的盛會,又或者有些人受不了煙火的近距離肆虐奪門奔出,里斯與賽佛特兄弟似乎覺得現在是一個絕佳時機,一個好到不能再好,讓他們可以公然做點什麼「驚世駭俗」的機會。
首先,伯恩哈德掌心朝上伸向里斯,另隻手放在背後,身體微微向前傾,那是一個標準邀舞的禮儀動作。接著是弗雷特里西,他同樣與他的兄長一樣朝里斯伸出手,兄弟倆一左一右對里斯發出邀請。
米利安看不清里斯的表情,但從遲遲未行動的模樣看來里斯似乎陷入了猶豫,但這份遲疑沒有持續太久,最後里斯仍是伸出雙手,他應邀搭上賽佛特兄弟的兩手。
他們三人在有限的空間內轉著圈圈,胡亂踏著地板,分不輕誰是女步男步,就連一個外行人也能看出這場舞簡直糟到了極點。他們滑稽的三人舞沒有引起誰的注意,看著他們,米利安突然想到很多很多。

初入連隊時的里斯與賽佛特兄弟、幾天之後E中隊要面對的眼《吉˙艾》。
米利安閉上了眼睛。

當爆炸聲安靜,煙花停止,有人找來幾盞可攜式緊急照明燈,再張開眼睛的米利安不意外的看到三人愚蠢的倒在一起,並笑的亂七八糟。







---
「痛…前輩,你踩到我的腳了!」
「伯恩也踩到我的腳了。」
「弗雷,你也踩到我的腳。」

(遠處的米利安:這三人根本自作孽。

創作者介紹

柏拉圖式戀愛

B2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