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交報告而淋雨?前輩你也太拼了吧?」
弗雷特里西拿著租屋處鑰匙,開門進來看到里斯的第一句話就是先質疑有需要那麼認真嗎?
里斯沒有回應,他現在正忙著將大瓶裝舒跑安安穩穩的倒進馬克杯裡,而咖啡色木頭桌面充滿了失敗的水漬。
看不下去的弗雷特里西上前一把拿過運動飲料,另一隻手推推里斯的背。
「感冒了就乖乖上床躺好。」
里斯默默接過弗雷特里西單手就倒好飲料的馬克杯。他現在連一個短音節都不想發出。
「有發燒嗎?」
搖頭。
「吃東西了沒?」
搖頭。
「你這裡有感冒藥嗎?」
點頭。
「前輩先去床上躺著吧,我煮稀飯給你吃,吃點東西再來吃藥。」
點頭。
里斯莫名乖巧的模樣讓弗雷特里西不禁失笑,他的手撫上里斯亂翹的頭髮,並將它們弄得更亂。
目送那個搖搖晃晃的背影消失在房門轉角,弗雷特里西走進了廚房。

 

里斯昏昏欲睡的盯著似乎在搖晃的天花板,原本冰涼的被窩已經被他的體溫給同化,他的額角與蓋在被子下的身體沁出不少汗水。里斯模模糊糊的想,要是弗雷特里西沒有收到簡訊來到這一趟,他很有可能就會上隔天的社會版了,某大學學生病死於租屋處無人知什麼的。
里斯的眼睛現在已經完全瞇成一條線,他聽到房門被打開,有人走進來的腳步聲,但他根本不想睜開眼睛,意識快要消失的感覺是很模糊不清,又舒服的。
他現在真寧願就這樣睡著一輩子別起來。
但顯然進來的人不那麼認為,那人的手掌蓋上里斯額頭,讓他眉頭鬆了下。冰冰涼涼的感覺。
「前輩,起來吃點東西再睡好不好?」
那人拍了拍他的臉頰與肩膀,手放在他的背上撐著他坐起上半身,里斯的眼睛勉強睜出一條縫,日光燈的亮度刺的他極不甘願。
一支泛著熱氣的湯匙被推到他的唇上,里斯聞的出來那是食物的味道,他撇開了頭。他現在一點胃口都沒有。
但是湯匙又不屈不撓的靠了過來。
「乖前輩,吃一點點就好。」那人帶著哄誘的語氣說。
也許是不斷擠過來的湯匙太煩人,也許是那個人溫柔的口吻比感冒更難纏,他終於鬆動了防線。事後回想起來,里斯不明白怎麼可以有雞蛋粥的味道那麼甜膩。
「很好,前輩很棒哦。」
雞蛋粥一匙接著一直餵過來,里斯懷疑這根本是男人的陰謀,讓自己沒有閒暇餘豁來去反駁那像對待孩子一樣的語氣。
里斯不確定後來雞蛋粥有沒有吃完,他吞了藥就又犯睏的腦袋倒在柔軟的枕頭上,那人替他擦了擦汗。
「什麼報告這麼重要……」那人呢喃自語的說。
里斯閉著眼搖了搖頭。
「抱歉,前輩你繼續睡吧。」以為自己吵到了里斯,男人說完便不再出聲。
里斯最後一眼掙扎的透過縫隙看著他的學弟,弗雷特里西臉上的關心與溫柔簡直能融的他化掉。
他想,在他醒來之後絕對不會告訴弗雷特里西,他的抽屜裡有一盒被雨浸濕過的萬聖節糖果。只要再去買一盒新的。
雖然他不過節的。
不過說上一聲萬聖節快樂,弗雷特里西一定會喜歡。

 

 

 

 

 

 

 

 

[小後續、all里斯有慎]

 

 

 

 

弗雷特里西進到教室時已經開始上課了,他來回張望尋找這堂課認識的面孔,不意外發現伯恩哈德時卻看到里斯也在,還很認真的抄著筆記。
下課後,弗雷特里西馬上圍到里斯身旁,不過他卻只能佔到斜對面的角角位置。
「前輩,已經可以來上課了嗎?我這裡有一罐運動飲料你先喝吧?」 弗雷特里西從背包裡拿出已經喝了幾口的飲料瓶,那原本是他今天的早餐飲料。
「等一下,你那瓶都已經喝到一半了。里斯,我這瓶還沒有開,給你。」露緹亞眼明手快的擠掉弗雷特里西的手,她自己的桌上有另一瓶奶茶。
「不是感冒都只要喝運動飲料就會好。里斯,這是我精心調過的,營養價值絕對比那些到處賣的運動飲料好。」泰瑞爾一看就是有備而來的拿出保溫瓶。
「呃……」
就在里斯還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狀況的時候,一旁伯恩哈德用受不了的語氣說:「你們不要太離譜。」
「少來了伯恩,你桌子下的手拿著什麼?」弗雷特里西哼哼的說。
里斯斜眼看過去,發現一瓶運動飲料。

「……我去投販賣機。」

 

 

 

 

 

創作者介紹

柏拉圖式戀愛

B2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