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終將一切燒成灰燼』

 

 

 

 

 

 

 

 

  

   

 

身為連隊裡名不虛傳的王牌,里斯自有強大的身手、單槍匹馬衝入敵陣的膽識,以及彷彿為了呼應他心中時時翻騰至沸點的憤怒般,灼熱燃燒的紅色火炎。

 

十八歲的他混在連隊一群男人裡,顯得特別稚嫩、年輕,集結到這裡的不是軍人便是壯年,很少甚至是幾乎沒有同他年齡相仿的青少年,但這不是讓他備受矚目的原因,里斯真正奪的連隊全體讚賞是在第一次任務之後的日子;那次的任務死傷慘重,而活著回來的人嘴裡吐露的不止是對死者的悼念,還有是對里斯的誇讚。
「你沒看到那場面,那簡直太神奇了!他只有一個人,一個人就在瞬間宰了五隻異形!而那還不是全部……!」
口才最好的人甚至給他以及往後不下數次的英勇行為給起了名字——里斯˙拉法基傳(很顯然那個人的命名天份沒有如他的嘴巴一樣厲害)。
當然里斯有的不止是這些,他有聰敏的頭腦、十足的警戒心,豐富的經驗與堅忍的精神,有里斯待著的E中隊就像連上帝都在渴望他們能把渦驅逐不剩。

第一個也或許會是最後一個渦:「吉˙艾」的極危險任務理所當然由E中隊全體負責執行,事實上,不止E中隊,連隊全體上下都相信,在E中隊的執行下,那真的會是最後一個渦。

他們曾經如此相信著。

 


直到E中隊全體覆敗,火焰熄滅成灰。
傳說總是連一點尾巴也不讓人摸著。

 


而故事就即將結束。

 

 


 

 

 

最後一名持劍站著的E中隊成員就在里斯面前倒下,地上有許多如它一樣動也不動的屍體,它們大多是毫無全屍的,頭顱、身體、四肢肯定會少掉其中一部分,使它們無法瞑目。
里斯嗅著混雜在泥土與鮮血裡的燒焦味,那大部分都來自他腳下的焦炭,它們乾乾巴巴的,連血液也全部被蒸發,只留下灰黑的骨粉與少數焦肉。
這些都是他最熟悉的氣味。

在里斯眼前趾高氣昂的是一隻飛龍,牠高高在上,盤據在像血一樣紅的天空之中,牠的模樣古老,龍皮看起來既乾燥又皺巴巴,然而里斯記得清清楚楚,多虧那層槍械不穿的龍皮帶給他們極大的麻煩。
那雙金澄澄的眼珠危險的盯著地上唯一的活人,龍的吐息從牠巨大的龍嘴裡噴發,里斯很明白那可怕的呼息只要沾到哪怕一點,全身就會像野火燎原一樣被龍息生吞活剝。

 

里斯清楚自己沒剩多少能耐,他的精神匱乏,體力流失,紅色的血液不斷從傷口汩汩冒出,青黑的眼窩與蒼白的表情,怎麼看都是一名即將垂死的準亡者。
眼前的景象一片模糊,里斯分不清是因為額角的汗滴下來沾濕眼睛,還是飛龍呼吸的熱度扭曲了周圍空氣。

 

不管如何。他勉強抬起左手拭去臉上的血與汗。不管如何。他皮開肉綻的手指握緊右掌中的鮮紅刀刃。不管如何。他全神貫注的看著飛龍湖藍色眼睛眨也不眨。不管如何。對方巨大的身軀開始朝他猛烈俯衝。不管如何。陰影與暴風同時壟罩住他。

 

 

 

 


不管如何——他終將一切燒成灰燼。

 

 

 

 

 

創作者介紹

柏拉圖式戀愛

B2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