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里斯」本人出現佐證下,羅索嘖一聲乾脆的放開了里斯,並順手取下矽膠手套扔進角落的垃圾桶,不再搭理他眼中的閒雜人等。


現在的里斯則是在阿奇三人的包圍下,與「里斯」手牽手在走廊上。
「米利安、阿奇波爾多,這是怎麼回事?我……」我不記得我有妹妹,而我也不是那個妹妹。後兩句話里斯含在嘴裡,吞進肚裡。
「抱歉,你先給瑪格麗特牽著一下吧,再給羅索發現就麻煩了。」與米利安一同走在外側的阿奇波爾多聳肩,兩人高大的身形幾乎完全遮住了里斯與殿後走的艾茵。
「說來你這才怎麼回事……」阿奇波爾多與米利安表示死到現在還沒看過有人可以變換性別。
「……」一旁的艾茵沉默不表示。
確認眼前狀況對自己也無害,里斯簡短的說明今早的情況,與自己也還在搞不清楚的情況。
沉默著任由前頭的自己帶領自己,五人極有默契的加快步伐,一下子就來到一扇房門前,「里斯」也放開了里斯。
「阿奇波爾多,說好了今天的任務換我出去,你可不能反悔哦。」最前頭的「里斯」開口說,聲音已經從一個大男人變成了女人溫婉細膩的嗓音。
里斯記的很清楚,那的確是平常老帶著一顆球的瑪格麗特的聲音。
「啊啊、以防萬一還是請妳先用這模樣四處晃吧。」
瑪格麗特對阿奇波爾多比出沒問題的手勢,離開了四人的視線。
「謝謝你們。」不用多想來龍去脈,里斯至少明白阿奇波爾多等人是站在他這邊的。
「不用謝。我也進去吧,米利安、艾茵,門口請你們把風一下。」
米利安嗯了一聲,與艾茵一起站在外頭佯裝做在聊天。盡管這組合有點奇怪。

里斯與阿奇波爾多在敲門得到主人允許後進入房間,裡頭沃肯坐在一張灰紫色沙發椅上,手中一本光厚度就令人咋舌的書籍翻閱到一半。
「早安。這個時間來訪有什麼事嗎?」沃肯禮貌的對兩人問好,當視線定格在里斯身上,他闔上了書本。
「事情就像你看到的。」阿奇波爾多相信沃肯只看一眼,但已經大約明瞭問題在哪了。
這棟宅邸裡聰明的人不少,沃肯又是其中的佼佼者,然而他們和米利安、艾茵商量後選擇請沃肯協助的重點就在於他是一個適合保守秘密的人。
「確實很棘手。」沃肯評估著。
投射在里斯身上的感覺沒有如羅索一樣使人不快,但異變後的身體遭人毫不遮掩的審視,仍然讓里斯不適的做出了些舉動,例如雙手環在胸前。
沃肯僅再觀察了一會,便收回視線:「我沒有辦法。」他將書本放在桌上,起身走到放置醫療工具的工作檯旁。
「我個人的建議是去找那幾位侍者。」
「真的沒有其他辦法嗎?」
里斯的預感告訴她,找侍者解決是最糟糕的最終手段,因為那證明只有其他戰士所無法解決的最最非常事態才需要動員他們,而那事態多半詭異的與炎之聖女、星幽界莫名異常有關。
而她可不希望自己就是那個非常事態。
「抱歉,里斯、阿奇波爾多,能這樣影響人體除了渾沌元素不做他想,但是這裡不存在渦或非人力操控的渾沌元素……除非羅索或泰瑞爾又怎麼了,不過泰瑞爾最近熱衷於對貝琳達展現實驗熱情……總之人為問題你可以請蕾格烈芙處理。」語畢,沃肯做出了逐客的手勢。

在沃肯那得不到幫助的里斯與阿奇波爾多從房間走出來,卻看見門外除了米利安與艾茵外還多了一個人。
「瑪格麗特?」
「抱歉,被那對雙胞胎識破了,雖然我跟他們說是為了測試浮動記錄儀的研究,不過因為這樣他們已經在找里斯囉。」瑪格麗特說完就離開了。
「真是……」阿奇波爾多點起一根香煙,「那對兄弟能不能有一個小時不黏著妳?」
「……」當事人沉默。
「啊、這樣吧,里斯先生先回房間等待,侍者的部份就由我們請他們過去吧。」艾茵提議道。
評估在宅邸裡尋找那群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侍者會再遇上多少阻礙,里斯欣然的接受了艾茵的意見,四人維持原來的隊形護送里斯回到了房間。
一關上門,隱約還可以聽到門外艾茵三人的聲音,大約說著「里斯……身材……好……」,里斯索性裝做什麼都沒聽見、都不知道。
回到熟悉的房間,不如方才在外面擔心被誰發現的緊張感,驟然放鬆的里斯這才想起另一個棘手的問題:
她的下半身還在出血。
雖然在走廊上時已經感覺不到腹部有任何疼痛,但進到浴室裡檢查時,里斯的腦神經還是被胯下悽慘的滿江紅給再次打擊,幾塊被血浸濕的布和褲子都讓她發洩似的燒成灰燼。
不過是一個早上而已,感覺已經像折騰幾個世紀一樣,里斯看著鏡中自己的臉色蒼白,她脫下厚重的制服,剩下一件長袖襯衫穿在身上。
女體若隱若現的曼妙曲態呈現在她眼前。
她不想自戀,不過真有一個這樣的妹妹她一定不准任何男人靠近。
胯下血珠還在滴落,里斯懶的整理索性一腳踏進對她來說大了不少的浴缸,一大早的驚嚇與神經緊繃都讓她感到疲累。
雖然是在硬梆梆、冷冰冰的浴缸內,里斯仍是以不甚舒服的姿勢逐漸進入了夢鄉。





里斯睜開雙眼,預想中的浴室天花板沒有映入眼裡,腦袋還搞不清楚狀況的里斯發出一聲鼻音,翻身同時發現自己在熟睡中已經被移到了柔軟的床鋪,下半身也一片乾爽,好像有誰幫她清理過。
「前輩,你醒啦,身體還有哪裡不舒服嗎?」
床舖的一角突然陷落,某人的膝蓋壓在潔白的床單上,一隻手撐在里斯的頭旁邊,橄欖綠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端詳里斯的女性臉孔。
「妳早上真的嚇到我和伯恩了。」男人另一隻手撫上里斯的面頰,手指輕輕磨蹭那層細嫩的肌膚。
只穿著一件襯衫的女人下半身全是褐色的血跡,那張慘白的臉還是他們最熟悉的前輩,那種呼吸瞬間遏止的感受男人可不想再領教。
幸好出血也已經停止了。男人想。
「那是、睡著……」早上?那現在是……
原本渾濁的湖藍色雙眼在倒映出男人的臉孔時猛然清醒,里斯倏的坐起身,臉色陰晴不定的看著男人。
「弗雷特里西,還有多少人知道?」
「是,報告莉絲前輩,全部的人都知道了。」
里斯感到一陣強烈的暈眩,整個人倒回床舖把臉埋進了枕頭裡,覺得自己怎麼沒有就這樣睡著到世界終結。
「不要擺出這種樣子嘛,前輩。」弗雷特里西苦笑的拍拍那個不肯正對自己的小腦袋瓜,掌心裡的棕色髮絲比平常還要柔順,他邊用手指捲起里斯的髮尾邊說:「已經知道復原的辦法囉,伯恩正在準備。」
「!」里斯馬上撐起自己的上半身:「什麼方法?」
弗雷特里西嘴巴開開合合好一會,臉上的表情在里斯眼中看來有點尷尬,最後他在里斯催促的視線下嘆了口氣:


「破處。」

 

 

 

 

 

創作者介紹

柏拉圖式戀愛

B2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